左の45度角

關於部落格
從45°往左看的世界♦是充滿紫色泡泡的 ♠
  • 9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KYO番外] 吻我寶貝3 BY川原つばさ

吻我寶貝3
 
   “他睡得好熟喔!”
  “是啊,忍太累了。”
  一樹先生和小沼在我頭上竊竊私語。雖然聽得見他們的聲音,但打算測試一下自己裝睡的能耐,我依舊緊閉著雙眼。
  “在花店打工也不輕鬆啊,看他很累的樣子。”
  “我看要應付每天去找他的二葉更累吧?”
  他沒有每天來啦,一樹先生。……大概隔一天才來一次。
  再一個半月之後就是暑假了,十天前我開始在放學後到花店打工。
  那間一樹先生幫我當保人的花店,距離二葉就讀的美國學校只有十五分鐘路程,他也滿支援我這個工作的。
  “聽說忍自己去申請了洛杉磯高中的暑期遊學耶!”
  “是啊,錢我先幫他墊,等他以後出人頭地了再還我。”
  但是,我爸媽都不知道這筆錢是跟一樹先生借的。
  我告訴他們是因為去年代表東京參加英文演講比賽,拿到關東地區冠軍之後,洛杉磯那邊的高中免費招待我去遊學的。
  “好好哦,我也想去啊,可惜會打擾到他們吧?”
  “你乾脆也帶著卓也一起去好了,還能申請保險津貼當經費。”
  ……真是的,一樹先生幹嘛老扯到這個話題?
  明知道一提起卓也的名字小沼就會當真。他肯定是說著玩而已。
  這時,睡在我旁邊的二葉手突然動了一下。
  “你們很吵耶!要說到旁邊去說,會把他吵醒。”
  二葉輕輕擁過我的肩膀。今天是我打工的定休日,跟二葉約好在這裏見面的我,在小沼出去買東西的時候,就一起在客廳的地毯上睡著y。
  像是直告五月尾聲的初夏涼風,從窗戶的縫隙中鑽了進來。
  從一樹先生和卓也都要去上班的模樣看來,這會兒應該接近下午六點了。
  “晚飯做好了。”
  “放著吧,等忍起來我們再一起吃。”
  “好。忍的皮膚看起來好有彈性哦!不但細緻,尤其鎖骨這個地方最迷人,合起眼睛的感覺好誘人。還有睫毛的倒影……呵呵。”
  耳邊聽到一樹先生的聲音,接著一股薔薇系的香味慢慢逼近,柔軟的嘴唇觸感輕壓在我臉頰上。
  “哇啊!”
  “我就知道你沒睡。要裝睡還早呢!”
  “一樹你不要逮到機會就親他!”
  二葉怒斥一聲跳了起來.枕在他手臂上的我也只好跟著坐起。
  “是、是,我會小心。忍,去吃飯吧!”
  “對不起,我不該裝睡的。”
  “你幹嘛道歉啊!”
  被二葉在背後拍了一下,我搖搖晃晃地站起。
  今天的晚餐是水果咖哩,好像是小沼賣力的傑作。因為隔著廚房和客廳的屏風已經搬走,所以食物的香味早就飄到房間來了。
  卓也正好從二樓下來。
  “卓也,調個飲料給我們喝吧!我不要碳酸的。”
  “好,那就果汁囉!”
  卓也雖然是酒保,不過看他跟小沼一起做飯的樣子也滿新鮮的。
  在八人桌前,我跟二葉面對面坐著,一樹先生坐在我左邊。做五人份果汁的卓也拿出比較大的杯子。
  好久沒在這裏跟一樹先生和卓也一起吃飯了。
  “補習班那邊有沒有說什麼?”
  一樹先生接過卓也手中的果汁瓶靜靜地問我。
  在二葉和自己盤裏只盛了一點飯的小沼,卻給了我滿滿一大盤,淋上咖哩之後,還放了許多色彩繽紛的新鮮水果。
  “嘎?你沒補習之後還有聯絡嗎?”
  “他們沒說什麼。……小沼,這麼多我吃不完。”
  “你現在得補充營養才行。……好像孕婦喔!”
  “KYOU,還滿好吃的。雖然甜了一點,但味道很不賴。……嗯?”
  每當這種時候二葉總是第一個評價小沼的料理。不挑嘴的他吃什麼都是挑戰。
  “辣度也剛剛好……。不過,好像不用加草莓和葡萄枘吧?還有薄荷葉……風梨還好……哇!還有奇異果?”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咖哩飯上放這麼多切得小小塊的水果,好像甜點。
  “水果和咖哩要一起吃啦……卓也你在幹嘛?”
  “太甜了。”
  已經先把水果吃掉的卓也,從冰箱拿出辣薑和鮮紅的福特漬加了一堆在飯上。
  “你不要過來啦!都是辣薑的味道!把水果香味都蓋住了。”
  “一樹,你要不要福特漬?還有其他的醬菜。”
  “我滿喜歡這種口味的。而且待會兒還要上班,醬菜就免了。”
  從外國工作回來的小沼總喜歡做一些新學的料理,不過,也總有他自己一套吃法。“討厭——!最後再吃醬菜啦——”
  看著卓也移到客廳的沙發去吃,只好放棄的小沼轉而看著我。
  “很好吃喇,紅蘿蔔跟馬鈐薯的味道都不重。”
  “盤子可以聞到水果的香味多好?”
  默默地在我面前進食的二葉又盛了一盤咖哩。
  這個有著成熟男人體格、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的高大男子——二葉·佛雷蒙特。
  是我已經交往兩年,跟我一樣十七歲的戀人。
  從今年開始,二葉就一直維持前發較長,兩邊及後頸都剪得特別短的髮型。最近,他在內側部分挑染了深金色,讓他原本的金髮看起來更立體和充滿野性。他的瞳孔原本是棕色的,為了不想讓別人看出是混血兒,他經常戴有色隱形眼鏡。他的頸項雖然不粗,但腕力超強,非常有男子氣概。
  二葉銳利的目光疑惑地轉向我。
  “怎麼了?”
  “你不累嗎?你不是為了二十張報告熬了兩夜?加上今天又練球……”
  “還好,只練了一小時。而且,我也不是正式球員。”
  二葉跟同學組了一個籃球隊。
  他們會在這個禮拜六的學園祭跟校內的籃球隊比賽,贏的隊伍可以在周日跟橫須讚美國學校的籃球隊一決勝負。
  “你不是正式球員,你不是主力嗎?他們怎麼肯答應?”
  “等輸了我再出去就好。你們兩個都會來吧?”
  “對不起,禮拜六打工的人手不夠,我可能要去幫忙。”
  因為二葉是第一次邀我參加他們的學園祭,所以我原本打算兩天都去的。
  但是,昨天下班前,店長忽然問我週六日兩天能不能中午就過去亡班。
  無法兩天都拒絕的我,只好答應週六過去。
  “那就沒辦法了。二葉,你一定要贏哦!”
  坐在二葉旁邊的小沼邊往他盤子里加薄荷葉邊替他加油。
  “為了旅費我會加油的。”
  “你別太辛苦……”
  我答應二葉,今年暑假跟他到洛杉磯遊學一個月。
  而我所申請的學校,就是二葉在洛杉磯的好友特雷博就讀的高中,我上課的時候二葉就去考駕照。
  在美國只要年滿十六歲就可以考駕照,二葉同時擁有美國和日本國籍。
  到了洛杉磯我們會住在二葉的哥哥家裏,離特雷博的學校也很近。
  出發日是暑假第二天。
  我爸媽到現在還以為我要報考日本的大學。他們不知道我打算高中畢業之後,一結束洛杉磯語言學校的課程,就準備在今年夏天報考當地大學。
  他們也不知道我已經沒去補習班上課,這次的旅行也有很多地方瞞著他們。
  但是,我不後悔,也沒有每天偷偷摸摸過日子。
  是這裏的人教我,自己的未來要由自己決定。
  要是沒有認識他們的話,我可能到現在還找小到喜歡自己的方法而在懵懂中老去。
  “忍,你的資料都準備好了吧?”
  “好了,我都放在客廳桌上。”
  先吃完飯的一樹先生拿著飲料走到客廳。
  他在沙發上舒服地坐下後,拿出我所寫的證明書和給學校的英文信細細閱讀。
  雖然正常程式是用國際快捷寄出,但一樹先生說為了怕遺失還是再傳真一次。
  “恩,寫得很好,字也很漂亮。護照和機票就交給你了。”
  “嘎?”
  吃著飯後甜點優格的二葉用手指敲著桌面說:
  “沒護照可是出不了國的。”
  “你怕父母臨時反對被拿走嗎?”
  一樹先生苦笑著把護照和機票交給我。
  反對……。
  如果他們知道我沒去上課和跑去打工的話可能會反對吧!
  不過,我已經抱定要逃到美國再打電話給他們的決心了。
  “現在只有希望你父母不要堅決反對了。如果情況真的不樂觀的話再跟我說,我會設法好好睡服你母親的。”
  我媽已經四十一歲了耶,難道這也在一樹先生的守備範圍?
  “是說服,不是睡服。”
  吃著第二盤咖哩的卓也嚴肅地糾正一樹先生。小沼也跟著說:
  “是啊,睡服就不太好啦!不過,你要是親了忍媽,那不就變成‘老少通殺’?”
  下一秒.二葉的鐵拳已經毫不留情地落在小沼的後腦勺。
  “辛苦了。”
  隔天放學後,抱著海報的二葉跟朋友一起到我打工的花店 來。
  “你又來貼學園祭的海報啊?還有兩天耶。”
  “這叫加強印象嘛。店長、你好!不好意思,這麼晚才發現海報被雨水弄髒了,我現在就換新的。”
  二葉覺得把弄髒的紙貼在別人店裏的窗玻璃上實在太失禮了。
  我根本沒想到這點,學起來下次可以用在我們學生會的活動上。
  “二葉,現在說或許太遲了,可不可以也讓我們摻一腳啁?”
  “負責分配攤位的是我死黨,跟他說一下應該呵以。不過,你要算便宜點哦!”
  二葉對這個單身的店長相當有禮貌,誰叫他是少婦殺手呢!
  聽說在二葉小學時店長就認識他了。
  花店位於店尾某超級市場旁,附近有很多外國人。絕大部分的大使館都集中在港區附近。
  店裏的客人有七成都講英文。
  “對了!?你如果禮拜六要來擺攤的話,就放這傢伙一天假吧!”
  “禮拜六人手不夠啊,我禮拜天都要休息了……”
  這時,二葉從背後捂住了我的嘴。
  怎麼又來了!萬一被店長以為我們在親熱怎麼辦?
  看起來就像他從背後抱住我一樣啊!
  我愈掙扎,跟二葉的密合度就愈高,會折到海報啦!
  “是啊!到時候客人應該會不少吧廠
  “只要下午一點到三點就好啦!”
  我還不知道你在打什麼鬼主意嗎;二葉一定想自己把花買下來後推銷給一樹先生吧?這樣就可以放心獨佔我的時間了。
  好不容易把--Il十的手睨扯下來,我深吸另外一口大氣說:
  “你別在這裏強人所難啦。趕快去重貼海報。”
  “……兩個小時嗎,啊、有電話!等我一下。”
  二葉強硬的提議居然讓店長動心了。
  二葉抱著我,把身體轉了半圈背對店裏。
  “我週六的比賽是從下午一點半到兩點半,只要店長答應,你就能來看了啊!”
  “該工作的時候就要工作。”
  “那我要把你買下來獨佔。”
  “你別胡說八道了,放手啦!”
  這時,二葉的朋友從隔壁的霜淇淋店出來。
  都是我認識的人。其中一個走過來用英文對我說:
  “忍,禮拜天的舞會我要送花給女朋友,可以預訂嗎?”
  這個跟二葉差不多高,有一頭深咖啡發色的男人好像叫羅夫。
  “有舞會哦?當然可以預訂啊,不過店長正在講電話,你有多少預算?”
  這時,二葉忽然而向超市方向舉手擊掌。
  “嗨!有馬子的人行過來!想不想在舞會前送女友一束鮮花?現在預訂的話有折扣哦!保證當天在執行部偷偷交貨!”
  超市剛好有很多準備學園祭的學生在採購,二葉響亮的聲音立刻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連其他朋友也跟著搖手起哄。
  “太酷了!去問看看其他還留在學校裏的同學要不要吧?”
  “這可是高中部獨家企劃,別讓其他人知道。價格在三千塊之內。”
  我看到兩個人把海報交給二葉,踩著腳踏車朝學校方向飛馳而去。
  二葉得意地瞥了我一眼,就像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一樣。
  “要是有一堆人預訂的話,你禮拜日也可以算作打工吧?有賺又有得玩,真是一石二鳥!”
  “你就是會動這種歪腦筋。”
  “什麼歪腦筋?這叫策略。反正大家都能得到幸福有什麼不好?”
  或許是吧,但我還是覺得這叫歪腦筋。
  不過,在舞會前送女友鮮花,真有美國學校的作風。日本學校才不興這一套。
  “待會兒叫其他人分頭打電話給那些已經回家的。”
  二葉笑得一臉燦爛。
  送花來的時間是禮拜四,要是看到送來的花都賣完的話,店長一定很高興吧!不過,我禮拜天還是算義務幫忙好了,如果算打工就不太好意思玩了……。
  “我們要去貼海報了,關於花束預訂和攤位的事我晚上會再跟你聯絡。幫我跟店長問好。”
  “好,你要記得打電話給我,我才能告訴店長。”
  在他朋友面前,我把二葉晚上非打給我的理由光明正大地說了出來。
  每次我都叫他別在外面表現得太親熱,他老是不在意。
  不過,開始打工之後,我見到二葉的機會也變多了。
  很慶辛自己找了一個在二葉宿舍附近的工作。
  送走二葉等人之後,店長也正好講完電話。
  每週五下午,雙穀學園的三年生在上完各自的選修課後就直接放學,所以會提早在午休過後開班會。
  這個制度一開始是朝井提案,通過之後全三年級都開始實施。
  當今天的值日生在發報告時,坐在左邊的朝井戳戳我的手肘。
  “待會兒曰去的時候繞到學生會去一下好不好?”
  “不太久就沒關係。啊、不過要是課拖晚了我就不去了。”
  “好。”
  我沒上補習班而去打工的事只告訴了朝井,萬一學生會臨時要開會的話就麻煩了。
  朝井圭吾是高中部的學生會長,跟副會長的我被其他學生當成兩人一體看待。
  因為兩人一起當選的話到時候做起事來比較有默契,所以我們去年在選舉時故意營造出這種形象。
  沒想到當選之後,這傢伙比我想像中還要過度保護。
  從國中就參加網球全國大會的朝井,在全學年的身材中算是相當高的,寬闊的肩膀和修長的體型,還有與生俱來的禁欲氣息,都很有他自己的味道。
  這時,走廊另一端有人叫著我的名字。是一年級插班進來的伊田亮。
  朝井不太喜歡他。我迷惘了一下,還是對伊田揮了揮手。
  “不好意思,都快上課了還叫住你。”
  “沒錯。”
  看到朝井想拉住我,我下意識地往伊田方向靠去。
  “朝井,你先到教室去啦!”
  “是啊,我要跟學長說暑假的事。”
  “暑假?我們可是考生耶,不像你們一年級那麼輕鬆。”
  “池谷學長很聰明,才不會像你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呢!對不對?”
  哎喲,你們兩個的聲音也未免太大吧?還有身高和態度也是。
  伊田比朝井還要高五公分,跟二葉差不多。
  他是我們學校籃球隊期待的新星。
  在雙谷小學部念到一半就跑去美國留學的他,聽說在當地還是區代表選手呢!
  他之前才參加過地區預選賽,就有不少大學和奧運的日本代表隊教練想挖角。
  對好久沒有出現明星球員的雙穀來說,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池谷學長!你要不要找小沼一起來?看賽馬的時候雖然會覺得馬很可憐,但是我很喜歡馬。到了七月,我祖父在北海道的牧場會生小白馬喱,如果避開我籃球隊合宿的話,大概能去住個五天。我可以教你騎馬,或者要跟我一起騎也可以。”
  “白馬?一定很可愛吧……但是……”
  “你的目標是小沼的話就直接去找他啊!小鬼。”
  接下來要一起上課的同學邊看著我們邊走人教室。
  “有什麼關係?我也喜歡池谷學長啊!”
  “拜託你們不要…………”
  “池穀要跟我到別墅去安安靜靜念書。”
  “我哪有要去別墅?我可沒答應你!”
  連我都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趕緊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
  “不好意思,北海道我大概也不能去了。小招的話你自己去邀他吧!”
  小招和伊田已經見過面了。上次在咖啡廳,就我們兩個。
  我椎推伊田的背,示意他該曰去自己的教室。老師正好也到了,我跟朝井慌忙走進教室。
  在連續兩小時的選修課中,朝井既沒有跟我說話,中間休息的時候我也閉日養神。到了下課就被他帶到學生會辦公室去。
  學生會固定在每週四開會。
  除此之外的日子,各成員可以自由出入辦公室。
  一看到我和朝井進來.兩個二年級的會計明顯客氣地站起來。
  “學長好,如果你們有什麼事要做的話,我們可以回教室……”
  “不用了,我們只是來看看有沒有什麼事而已。”
  “是啊,你們繼續吧!”
  為了讓她們兩個安心,我儘量笑得親切。
  “那是去年文化祭的紀錄嗎?”
  “是的,我們想在期末考之前統計一下去年文化祭破損的公物,順便補充一下。”
  今年的兩名會計都是女生,果然是比較細心。
  我拿出一樹先生級的笑容稱讚她們。
  “你們真是勤勞又細心……恩……”
  看到破損紀錄的第一項,登時讓我說不出話來。
  “……體育館的照明設備應該是學業家長捐贈的,可以刪除。”
  那是被二葉破壞的設備.因為最貴聽以列在屜前面吧!
  為了不想讓旁邊的朝井想起那件事.我轉移話題似地說了好幾個提案。
  在學生會辦公室大概只待了二十分鐘吧!
  已經過了放學時間的樓梯間一個人都沒有。一路無言地走在我身邊的朝井轉過通學路的時候,忽然用書包撞了我的書包一下。
  我直直瞪著朝井,心裏有點不耐煩。
  “到我家別墅來,我保證不亂亂你的生活作息。”
  朝井還以為我討厭人。他知道自從小沼休學之後,我就不太到化學社露臉。
  “我不能到別人家去打擾這麼久啦,我跟你父母也不熟。”
  “你不用擔心我家人,除了我們之外我不會找別人。那裏不但空氣好,而且從窗戶看出去的土地和山都是我們家的,附近沒有任何人會來煩你。”
  等一下!
  等傭人回家之後,整個別墅不就只剩我和他了?
  “趁這個機會我想說清楚,免得以後有什麼奇怪的傳聞出現。”
  我停下腳步,備戰似地仰望著朝井。
  “我不是你弟弟,更不想被當成女人。”
  我的口氣已經夠嚴厲了。如果他知道以前在學長的廁所裏貼小沼照片的事件的話,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
  但是,朝井卻不解地皺起眉頭。
  “我對待你跟小沼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他的意思是說自己不是同性戀嗎?
  知道自己自作多情的同時,我要時全身僵硬。
  看到朝井對我踏出一步,我也只能逼自己瞪著他。
  一臉困惑的朝井把書包放在地上後,忽然用力地抱住我。
  “池穀。”
  我邊掙扎著想推開他,邊聽見他在我耳邊用著與平常學生會長誠實語氣完全不同,可以說充滿誘惑的口吻,在我耳邊低語。
  聽見他在我太陽穴附近輕笑,我閉上眼睛僵在原地。
  “但是,你要是哭著投入我懷抱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抱你。”
  他連續吻了我的額頭和太陽穴。
  那不是開玩笑,而是誓約股的親吻……。就像在神聖的場所交換的那種……。
  “放手啊!”
  “奉勸你別無心煽動別人,剛才那種話也不是看到誰都能說的。”
  歎了一口氣的朝井鬆開我的身體。
  然後,撿起我的書包放在腳邊後獨自離開。
  我用手揉搓著剛才被朝井吻過的地方。
  在確定沒有被其他人看見的時候,我虛脫地靠在背後的牆上。
  “唔……!”
  我真沒用,居然在走廊上被同性的同學吻了!
  我強烈地責備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失神了多久。
  直到聽見其他同學的說話聲,我才放開腳步奔向車站,打工確定是遲到了。
  “哈羅!你明天要一個人出差打工吧?要不要我幫忙啊?”
  “……呃、不用了。”
  即使看到小沼,我也只能噯昧地搖頭。
  因為朝井的關係,我心神不定地來到花店。
  小沼的右手提著隔壁超市的塑膠袋。
  看我一動也不動,他關心地從下方凝視著我。 ·我可以清楚看到他線條優美的頸項,還有精心設計打薄的黑髮。
  那足以完全收納在卓也雙手中的小小頭顱。
  占了臉部大多數面積的眼睛,不時散發出近乎美少女的神采。
  不用化妝.光是一個動作就可愛得讓人移不開目光。只要站著,就像全世界的光點都會自動集中到他身上一樣。
  像這種可愛的臉,也難怪朝井和伊田會自動自發地追逐。
  但是,朝井說我“哭的時候會想擁抱,情不白禁的話要吻也可以”。……他的意思也就是說,要有那種感覺。必須視我的行為和動作而定。
  ……唔,原來我是那種會引人同情,進而誘惑的典型嗎?
  加上被吻的事,我的心情幾乎蕩到穀底。
  “去參加學園祭那天要不要來個小小變裝?反正要住在我家沒差。”
  “嗯。”
  對了,好像跟小招約好明天要去住他家。
  “兩天都讓我來打扮吧,我有很多衣服想讓你穿看看。”
  店裏有個客人正在選花,到他決定之前我動都不想動。
  他為什麼要親我,之前明明說對我的感覺跟小招不同啊!
  如果我這麼問他的話,他會不會回答是你誘惑我。
  我明天該怎麼面對他啊!
  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小沼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人影。我連他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
  “……對不起。”
  我才道完歉,小沼就從隔壁的霜淇淋店一路跳了回來。
  “好了嗎?”
  他舔著薄荷巧克力問。
  還以為我是太累才沒精神的他把霜淇淋送到我嘴邊。
  “吃大口一點沒關係,薄荷巧克力果然還是這家連鎖店的比較好吃。”
  “……嗯,謝謝你。”
  我看還是早點忘記朝井的事,努力工作吧!
  反正想破頭答案也不會出來。
  多虧了小沼無理頭的笑容讓我能轉換心情。
  隔天是週六。我雖然還是照舊去上學,但是儘量避開朝井。早上快到上課時間才進教室;下課時間也在走廊或廁所徘徊,到了第四堂班會,看到老師沒來就直接蹺課偷偷離開學校。
  我今天不必直接到花店,而跟小沼約在YELLOW PURPIE。
  看看時問還早,我剛才打了個電話給小沼,還沒出門的他答應提前開始準備。
  他在電話裏問我“你沒有扭傷吧?”我雖然回答沒有,但不知他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我是去上學.怎麼叫能戴那些像鎖鏈的項鏈?何況之後還要上班。”
  之前,好幾次要去YELLOW PURPIE。的時候,小沼都會說,到俱樂部就要有到俱樂部的樣子,而幫我戴上一堆沉重的項鏈和皮帶。
  到二葉家作客時,他就拿出一樹先以前穿過的衣服,把我打扮得比較像良家少年。“……要不要把朝井的事告訴小沼啊?”
  上個月,我在學校很不舒服而被剛好在場的伊田親吻那件事,二葉那個大嘴巴不小心說給小沼知道了。
  是什麼人敢這麼大膽!半生氣半好奇的小招就這樣跟伊田再度重逢。
  他們雖然在國小的時候有過一些糾紛(那叫一些嗎?),不過見面後倒是聊得很開心。
  “我該怎麼說好呢?”
  他一定又會罵我沒事幹嘛發呆吧!
  雖然,我身上沒有鏈鎖之類的裝飾品。但是,從花店的玻璃上看到自己的樣子,還真像是另一個人。
  玻璃中的男人一臉困惑,怎麼看都不像高中生。
  “忍!把這些都搬到車上去。”
  “哦、好!”
  看到今早還有點陰陰的晴空而心情大好的店長,指揮著我把木箱搬進白色小貨車裏。
  木箱裏除了數種易於栽培的綠色盆栽之外,還有不少大概曲千塊上下的鮮豔花束。
  由於二葉的即興招攬,接了大概五十捧花束的店長本來小太想去擺攤位了,但是在二葉‘我都專程為你空了一個攤位,一定耍去!’的半脅迫下不去也不行。
  “賣剩下的就交給二葉,記得兩點半之前一定要回來。”
  “好。”
  “還有,原本你明天休假還要麻煩你真不好意思,二葉交代我要給你獎金。”
  “那個傢伙……真不好意思。”
  “他幫我招攬了不少生意啊!聽說已經把明年預約花束的事交代給學弟了,待會兒看到他的話幫我轉達會給他獎金。看你這身打扮,真是不得不佩服桔梗。”
  店長把我從頭到腳看了一遍。
  “不注意看的話還真認不出是你。要是有雙穀學園的人過來,我保證他們也認不出來。”
  “那最好了。”
  我再看了一次自己的樣子,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大立領的藍色襯衫配上黑色皮褲,腰上還綁了貼身的長圍裙,雖說是服務生打扮卻沒有服務生的感覺。
  小沼拿了染劑在我頭上噴了紅和咖啡兩種顏色,還用魔斯把發線改了另一個分邊,最後在發尾加了一條駁發。
  “感覺很輕薄,一點都不像原來的我。”
  “難得變成另外一個人,不好好利用來增加銷售量太可惜了,上車吧!”
  變成另一個人嗎?
  不到兩分鐘就到了二葉的學校。
  會場設在中庭和體育館兩邊。
  花店的攤位在中庭。有些攤位上還擺了廢傢俱、手工品、中古CD、二手衣等雜物。
  食物攤位上的蛋糕、餅乾等香味隨著和風飄到中庭每個角落。
  在這麼多攤位裏,我們是最後一個擺好的。
  店長把貨卸下,在跟別有執行部臂章的工作人員打過招呼後就先離開了。我聽見工作人員拿著對講機,用英文呼叫二葉,直到聽見的時候,我才發現周圍全都用英文說話。
  二葉雖然沒有加入執行部,不過跟幾個好友每年都擔任警備工作。
  我邊用英文跟隔壁攤位的紳土引過招呼後,急忙著手準備販賣。
  每一個盆栽都是四百塊,頭兩個還只算七百。
  花束則放在零錢箱旁邊,感覺還不錯。
  零錢雖然是店長準備的,不過我還是小心地再確認一次。
  為了怕臨時要抄什麼東西,我拿廠兒張紙和筆放在圍裙的口袋裏。
  準備得差不多後,我朝著晴空伸了個大懶腰!
  有太陽的地方被大塊的雲層包圍,其餘都是藍色的青空,是個舒服的好天氣。
  昨天看氣象報告說今天下午的氣溫大概三十度左右,是非常適合擺攤位的氣溫。
  草地周圍用繩索圍住,是禁止進入的範圍。
  販賣和來客的行動範圍都限制在草地以外的煉瓦路。
  一個攤位有一張桌子和兩張折疊椅,攤位之間沒有任何區隔。
  攤位的空間只有一公尺見方左右,為了節省空間,我把椅子折好放在桌子下面。
  想著要注意金錢的時候,忽然看見二葉從校舍方嚮往這裏跑來。
  我正在離攤位約五公尺的飲水機前幫噴水壺加水.就看見二葉在我攤位前左顧右盼。
  我緩緩走到他身邊站住,他卻連看也沒看我一眼。
  難道他完全沒發現是我?
  “二葉,情況還好嗎?”
  被小沼強迫穿厚底靴的我比平常高了大概八公分。
  雖然跟二葉平高的感覺還不錯,但是他看著前方的時候就會看到我的胸,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我又不是一樹先生,剛開始穿上這種敞著胸口的衣服還八肴點不習慣。小沼那傢伙為了怕我扣起來。還用剪刀把扣子都挑掉。
  我的眼睛還因為上了茶色跟影的關係看起米多了幾分銳利,“啊……?哇!!”
  我含恨地看著嚇得倒退了三步的二葉。
  “有必要嚇成這樣嗎?”
  “我可不是故意的,你的頭怎麼變成這樣?”
  不用說也知道是小沼的傑作吧?
  “小招知道可能會有我們學校的人來,就故意把我弄成別人認不出來的樣子。”
  “哦,原來如此。”
  ……就這樣?沒有什麼意見嗎?就算他對這樣的打扮沒有興趣.起碼也可以有比較成熟之類的評語吧?
  二葉拿著保持開機狀態的無線對講機進入攤位。
  場內已經有不少人,販賣也似乎開始了。
  “不是快比賽了?你不用去暖身嗎?”
  “我早上起來就做過了,晚點再做也沒關係。跟我—起來吧!”
  二葉把所有的盆栽數量和價格算好,他背著我問道:
  “你穿這樣不冷嗎?前襟還開到肚臍哩,要不要扣起來啊?”
  “我不冷啊,而且扣子早就被小沼給拿掉了。啊、歡迎光臨!”
  抱著盆栽的二葉戳戳我的手腕。
  “小姐您好,這是我們自己種的香草盆栽。想不想每天喝到新鮮的香草茶啁?”
  眼前這個祖母級的女客有一雙藍色的瞳孔,雖然從她的眼神知道她看得出來我是日本人,但這種時候不說英文也不行吧?
  “這盆叫什麼名字?”
  “忍,該你說明了。”
  二葉忽然把主導權丟給我,示意不幫我翻譯。此時我腦中的英文單字全混在一起了。
  “哪一種香草盆栽種出來的比較香?”
  二葉又是滿口英文,我也只好自暴自棄地指著旁邊那盆蘋果薄荷。
  “這種葉片用手指搓揉就會散發出蘋果的香味,您可以試試看。如果要泡香草茶的話,建議您搭配香蜂草或檸檬草會更好喝。”
  “……味道好香哦!那給我一盆和一瓶檸檬油。有沒有檸檬草呢?”
  “不好意思,檸檬草在我們位於超市附近的店裏才有,今天沒有帶來。”
  把檸檬草放進壺裏,即使不用蜂蜜也會有甘甜的香味。
  “好啊,那我待會兒繞過去看看。”
  女客笑著付了我七個一百塊。
  二葉快手快腳地把兩盆盆栽裝袋交給女客。
  “謝謝惠顧,請再度光臨!”
  我們的招呼聲像合唱般響起,兩人對視一眼後不禁一笑。
  “在這裏賣東西還是要講英文啊!我會不會說得很奇怪?”
  “Very good!”
  二葉微笑地在胸前交抱雙臂。我們的視線的確比平常要接近多了。
  ……二葉的鼻型好好看哦,好像很久沒這麼認真凝視他了。
  “誰叫你今天太酷了?我決定要用斯巴達教育。”
  “酷?你不是不太喜歡我這種裝扮?”
  笨蛋。二葉用唇形調侃了我一下後,伸手打我的屁股。這好像是他跟打籃球的夥伴常用的招呼法。
  看來學園祭真的滿讓他興奮的.只要他高興我也開心。
  結果從那個女客走後二十分鐘左右,我們桌上已經擺上“準備中”的字條了。
  在零錢箱被二葉拿走的威脅下,我只得乖乖地被他拉往籃球場。
  我就坐在二葉隊伍後方的長椅上。
  今天的比賽是在室外舉行,紅煉瓦的地上畫著籃球場的白線。
  這座場地位於宿舍正對面,四周圍繞了五公尺高的鐵絲網。
  本來是可以到體育館打,但那裏目前移作攤位用。
  二葉隊伍的制服是無袖紅底,只印了白色背號,並沒有學校的名字。連球褲和襪子都統一使用紅色。
  對方則是黑色球衣和黃色背號,背後除了背號之外還有校名全身都是黑色。
  二葉坐在長椅上換球鞋,他的球袋早就拿過來放了。
  他把襯衫脫掉,露出原本就穿在裏面的紅色球衣。
  接著從球袋裏拿出白色的外套穿上,下身還是牛仔褲。
  在這種沒什麼風、又有點熱的天氣幹嘛穿外套呢?
  他該不會是感冒了吧?
  “二……”
  “二葉!你終於來了!你不進場嗎?”
  兩個女生搖晃鐵絲網的噪音把我的聲音給淹沒了。
  她們是二葉的同學嗎?好像在“LOWPUR”看過。
  一個金髮長及肩,另一個是深棕色的誇張捲髮。兩個都此今天的我要矮。
  直到站在女孩身邊,我才第一次為自己高了八公分的身高感動。連帶昨天朝井事件所帶來的震撼也淡薄許多,我覺得多少找回了一點身為男人的自信。
  “我今天不是正式球員。”
  “嘎——我好想看你射籃耶——!”
  這兩個看來都是二葉迷,一定常來看他比賽。
  兩隊開始練球。聽到球在地上彈動的聲音,連我都開始興奮起來了。
  當我邊看著選手,邊到處尋找小沼蹤影的時候,被人從另一邊拍了一下肩膀。
  “遠遠就看到你啦,真是帥到不行,有沒有被女孩子搭訕啊?”
  “哪有啊?你來得正好,我還在找你呢!”
  穿著薄荷底搭配金屬光澤線條,看起來非常有氣質襯衫的小沼還把長髮綁起.戴了副墨鏡,比平常看起來成熟許多。
  “待會兒要是有時間去逛街就好了。這靴子痛不痛?”
  “不會啊!我早就想要—雙這樣的靴子了,視野不同了之後,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
  “那就送給你吧,二葉對你這身打扮怎麼說?”
  我正要開口時聽到裁判吹哨。
  練習時間結束了,兩隊各派出五名選手站到場中央。
  在鐵絲網外現戰的人也緊張地不斷往前推。
  “哎呀,討厭……”
  被後面的人推得臉貼到鐵絲網上的那兩個女生發出尖叫。
  我下意識伸手把那兩個女生從人群中隔開。
  “這裏有女孩子,請後面不要推了!”
  “哇喔一一真有男子氣概哩!”
  從我的態度和英文就知道在做什麼的小沼調侃著笑道。
  “謝謝你,你是日本人吧?”
  “是啊.我是二葉的朋友。”
  她們看了我幾眼後,幾乎同時發出叫聲。
  “你是忍?”
  “對啊.他就是忍。你們沒有受傷吧?”
  一口流利英文的小沼插話進來,還帥氣地把墨鏡往下一推。
  “桔梗?你們變得好成熟哦,差點認不出來!酷斃了!”
  在二葉有意無意瞟向我們這邊的時候,裁判又吹哨了。是二葉的隊伍犯規。
  從長椅上站起來的二葉揮動著右手替夥伴們加油。
  兩秒後,利羅替隊上得到了第一個兩分,我身旁的人都拍手歡呼。
  我雖然也跟著拍手,但手一動前襟就會向兩邊敞開,只好一邊拍一邊拉衣服。
  剛才被後面一個激動的傢伙抓住.原本塞在褲頭裏的襯衫也被他抓了出來。我是很想找機會塞回去,但動來動去又怕妨礙到別人。
  “忍啊,你記得我的名字嗎?”
  “待會兒再告訴我一次吧!”
  “我叫凡妮莎拉.塞爾,她是我的好朋友叫芭芭拉.蘿絲。”
  金髮的叫凡妮莎,褐發的叫芭芭拉。我記住了。
  告訴我名字是好,但她們完全沒在看比賽。
  二葉明明在距離她們三公尺外的前方啊。
  他一定聽到我們的對話了,我有點冒冷汗地指著場內。
  “我們一起替他們加油吧!”.
  “等這裏打完之後,要不要一起去看羽球比賽?我弟弟是選手。”
  芭芭拉拉住我的右手。……啊、二葉剛才轉過來看了一眼。
  “我待會兒要去打工。”
  小沼像沒吃飯的猿猴般攀著鐵絲網替隊伍加油,完全沒看到我對他送出的求救眼神。
  “啊——又沒擋住!”
  “沒關係,還有八分差距哩!”
  為了避開那兩個女的,我只好跟小沼一起看球。不過右手還是很重。
  二葉開始熱身了。他想趁分數還沒被拉開前上場嗎?
  不過到最後兩隊還是在沒摸人的狀況下結束了上半場的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二葉這隊以十二分之差暫時輸給對方。
  “下半場二葉應該會出場吧?對方也一定會換隊員。”
  “是啊,我也這麼想。”
  二葉忙著遞毛巾和運動飲料給回來的隊友,還把他們都拉到長椅上坐下。他抱著罰球失敗的隊友,作出故意打他胸口的動作,還拍了他的腿幾下。十二分之差很難追回來嗎?我不是很懂。
  練習真的有差別!。面對小招的我因為被芭芭拉拉著手腕反向的動力,我的肩膀又露了出來。當她的手攀上我的肩頭時,二葉好像又向這裏看了一眼。
  “即使只穿著一件襯衫,加油得太用力也會全身大汗呢!你看我的胸口都是汗……”“是啊,不過請你別連我的衣服也脫了。”
  我踢了小沼一腳叫他幫忙,沒想到他不幫也就算了.還伸手拉外我的衣領,這時被後面的人往前推的芭芭拉在不是故意的情況下抓住我的手腕。在兩面夾攻之下,我塞進褲頭的襯衫整個放抓了出來,胸口完全敞開。二葉的隊友看到我的慘狀,笑到嘴裏的運動飲料都噴了出來。二葉終於皺起眉頭。雖然對芭芭拉不好意思,但找也只能推開她的手,拉攏衣領。我不想看到二葉那種表情。
  “小沼!借我一根安全別針!”
  “嘎”我沒帶耶,露出來很性感啊,沒什麼不好。”
  小沼也看到二葉插腰瞪他的模樣,還故意揚起唇角說。
  ……他把我弄成這樣該不會魁故意要挑釁二葉?
  “你啊!”
  “被你猜出來啦”偶爾刺激一下也不錯嘛。二葉要出場了!”我一轉頭,正好看到粗魯地把外套扯下丟給隊友的二葉走到場中央的模樣。呀!二葉、加油!
  “一定要贏哦!”當芭芭拉等人發出震天歡呼聲的同時,二葉踏步走到我面前。
  “你該回攤位去了吧?”
  二葉的手指輕觸我露在鐵絲網洞的指尖。
  他是在繞著彎子告訴我別繼續待在這裏嗎?
  我想二葉也不想這麼說吧!
  “好啊,把零錢箱給我吧!”
  “錢箱在別人那裏。等比賽結束行我再去找你。”
  二葉說完之後轉向小昭。
  “……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裏,聽見了投有?”
  二葉的聲音比剛才跟我說時要壓低一點,吃驚的小沼把手鋼絲網上縮了回來。
  “誰叫你上次把我弄痛了,還沒向我道歉呢!”
  “小招,那件事你記恨到現在喇!”
  小沼一說,我馬上想起上次在吃水果咖哩叫他被二葉打了一拳的事。這時場內響起下半場開始的哨聲。
  “KYOU,你給我記住。”
  “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嘛——對不起啦——”真是的,要道歉的話一開始就別玩了嘛!不想妨礙二葉出戰的我去找他朋友拿回零錢箱,小招也跟著一起來,哭喪著臉對我說“我聽不懂英文嘛。”我們雖然離開了場邊,卻偷偷上到別的地方繼續看比賽。二葉都已經上場了,我怎麼能不看他如何打贏這場比賽呢!我們混在人群裏,注視著被對方選手緊盯不放的二葉。
  在二葉找到機會進球的時候,鐵絲網旁就會響起一陣歡呼。我得隨時捂住小沼的嘴別讓他叫得太大聲。
  在兩次罰球都進了之後,比數終於追平了。二葉以外的其他選手都相當高大,跑幾步就到了籃下。兩隊都以三十秒為一單位,呈拉鋸狀態得分。“即使是一分也好……”
  請讓二葉那隊多得分吧!
  兩邊選手之間的空氣都緊迫得無法容許任何一個失誤發生。
  我的掌心也浮現汗水。
  這個隊伍裏的成員不是因為生活而從事不正當的打工,曾被退學過兩次以上,就是被籃球社勒令退社,或是因為不能每天練習而被拒絕入社。二葉曾經說過,這是一個為了好友而成立的團體,所以不能讓學弟加入。
  “啊!”
  沖到籃下的隊友所抄到的球此刻到了二葉手中,他一躍而起往籃框跳投。在眾人的歡呼聲中,二葉隊伍又多了—分。
  “哇……”
  二葉帥到讓我說不出話來。
  我是那種事到臨頭就會開始緊張的人,所以很佩服二葉這樣在關鍵時刻還能穩操勝券。
  二葉的夥伴們也高興得手舞足蹈。
  後來兩隊雖然各追加了一次罰球,但最後二葉的隊伍還是以三分之差贏了這場比賽。
  比賽結束後,小沼拋下一句等二葉氣消了我再出現!”就跑掉了。
  我本來還想把朝外的事告訴他,不過想到萬一不小心給二葉知道就不好了。他今天被小沼氣到,明天又還有比賽。
  到了兩點十五分也沒看見二葉的蹤影。過了一會兒來了—個學生說是二葉托他來顧攤位的,我把零錢留了一點給他後離開了美國學校。
  該不會是比賽過後又開始發燒了吧?看他沒打電話來,可能喉嚨又腫廠。二葉只要感冒一定從喉嚨開始發病,因為怕我擔心才故意裝作一臉忙碌的樣子吧!
  “希望他回到宿舍後能好好休息……”
  我回到花店,邊打仁心想時忽然感覺到有個人慢慢地走到我身後。
  “……一樹先生?”
  “這身打扮真適合你,害我想把你拐跑。”一樹先生柔軟的染色前發在微風吹拂下輕輕晃動著。
  “你待會兒要去桔梗家吧?我送你。對了,這個是特別適合女性喝的水果酒。更沙小姐還沒走吧?”
  穿著黑色絲質襯衫和白色長褲的一樹先生.手上拿著一瓶有著地中海顏色的酒瓶。“你下次要不要喝喝看?這種酒蠻淡的,是加州酒。”
  外面夕陽西沉,空氣也變得涼爽起來。店門前因為有座滿大的紀念公園,裏面的樹蔭會讓周圍顯得昏暗,所以都得靠附近店家的霓虹燈來增加亮度。
  不過田一樹先生站在霓虹前面,恐怖的黑暗竟神奇地消失無蹤。
  他只要輕輕一笑,就會帶來誘人進入夜世界的強烈吸引力。
  雖然現在的他一點都不脆弱,但是不管過了多少年,我還是有那種怕一醒來他就會消失的恐懼感。或者會感覺脆弱是因為我還依賴著他的關係嗎?
  “……你看起來很累。”
  “沒、沒有啦!店長人在裏面。”我看著酒瓶微笑。
  “我可以自己到小沼家去。你都難得帶酒來了……”
  “送灑只是順便,我的目的是你。”
  當我繼續掃地的時候,一樹先生對著在櫃檯裏的店長叫了一聲、店長高興的聲音連店外都聽到了。
  “你還是跟從前一樣細心啊,謝謝!”
  “我話說在前面哦,這水果酒跟果汁並不多,一個人大概呵以喝掉一瓶。”
  “哦,你的意思是不陪我羅?今天可是週末夜耶!”不知道店長是不足是一樹先聲多如天上繁性的戀人之一。
  兩人靠著櫃檯邊說笑起來。
  “更沙小姐,你有男朋友了?”
  “那是以前的事羅!”“我知道。”掃完地後我邊忙著檢查盆栽架的安全邊聽他們在裏面閒聊。“不好意思,待會兒我還要上班。”“那我可以去你店裏嗎?你偶爾也陪陪我嘛!”“怎麼?要跟我炫耀男朋友嗎?我現在得送忍過去,你晚點過來吧!”
  一樹先生真是的!不管是男女或有夫之婦都來者不拒。哪有人聽到對方說偶爾也要陪陪我時會回答要跟我炫耀男朋友嗎?。啊?不過,一樹先生嘴上那麼說,其實還是很尊重對方的。雖然沒什麼用到的機會,學起來擺著也沒壞處。
  “久等了。”“我先走了,店長。你今天辛苦了。”只要打掃完之後我就可以下班了。“你明天要幾點過去?我會在四點出發把花束送到執行部去。”“我大概中午就出門了,二葉的朋友會輪班幫我照顧攤位把今天剩下的貨賣掉。你要出發的時候打電話給我,我會過來幫你搬東西。對了,二葉說明天的花束請儘量隱密地搬過去。”
  剛才二葉在我手機裏留言。
  “二叫會幫我打預訂名單吧?真是辛苦他了。明天就麻煩你羅!”
  送到門口的店長笑容令我汗顏。
  我不但妨礙了她跟一樹先生的約會,今明兩天的打工因為二葉的歪腦筋幾乎都沒做到什麼,再加上昨天還遲到。
  “我真的只要送到青山就好嗎?還是……”
  小沼的家就在青山。
  “哈哈,到那裏的話待會兒可能會遇到店長。”
  “我看你好像很想見二也的樣子。”
  我微笑地移開視線,不實可否,一樹先生依舊觀察敏銳。
  把手放在車門上的一樹先生歎了一口氣。
  “我們去看看東京鐵塔吧?我有話想跟你說。”
  我點點頭坐進車裏。
  一樹先生最近買了新車,他以前那輛愛車還是常常開出來,似乎不打算就此束之高閻。
  這部新車是比之前那輛小一點的跑車。雖然舒服,不過比以前狹窄只有兩個座位,坐在一起很容易碰到彼此的肩膀。
  “這輛車叫什麼名字?”
  “是保時捷的BOXSTER。本來想買賓士系列的跑車,後來還是選了這部。”
  保時捷最有名的就是跑車啊,這輛一定不便宜吧!
  之前聽他說那輛DIABLO要價三千萬時我差點昏過去。現在又是名貴的保時捷,一樹先生還真是有錢人啊,聽說他有投資股票和國外債券。
  “桔梗很擔心。”
  我著迷地看著一樹先生那純熟的駕駛技術,靠在椅背上笑著說。
  “他白作白受啦!”“不是今天的事,他說你從昨天開始就沒什麼精神。回家有沒有好好睡?”
  沒想到小招會跟一樹先生提這種事。
  但我不打算把朝井的事告訴一樹先生。
  只要在一樹先生身邊我就會變得異常冷靜,在怪罪別人之前會先想自己有沒有錯。或許是我已經有反向思考的習慣了吧?
  被朝井親吻的我為什麼會產生那麼大的衝擊?雖然我現在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
  “你別看二葉這個樣子,其實神經還滿敏銳的,他已經開始擔心你是不是不能去旅行。桔梗剛才還向我哭訴二葉都把他當出氣簡。”
  我知道二葉比我還擔心旅行的事.但是他不想讓我知道,我也故意裝什麼也不知。 “你比二葉聰明,到花店打工也是為了他吧?”
  一樹先生什麼都知道才會介紹那家花店給我。
  “……對”
  我是為了讓二葉放心才開始打工的。
  “就算我考上了那邊的大學,剛開始在語言方而一定跟不上,所以,我在明年留學之前一定要先進語言學校。這樣—來我就不用準備聯考了。”
  即使問一樹先生借了留學費用,如果我再繼續準備聯考的話,一定會讓二葉感到不安。
  我不想讓相信我的二葉,因為我的行動感到任何疑惑。
  但是……
  已經持續不知幾年的事情忽然停止的感覺比想像中難熬,就算想早點睡覺,也會夢到念書的事。好幾次夢到被二也看到我在念書的夢還會嚇醒。
  在家裏神經過敏的我一到外面就變得遲鈍了。就因為對人保持距離的感覺變鈍了,才讓朝井有機可乘吧。
  想列這裏,我忽然覺得朝井滿倒棚的。
  不知不覺間車子的引擎已經熄火,從擋風玻璃望出去可以看到深藍夜景中閃閃發亮的東京鐵塔。
  感覺自己似乎愧對所有人的時候,一樹先生輕輕摟住我的頭。在他溫柔的玫瑰香味包圍下,我放鬆地尊在他迷人的鎖骨旁邊。
  收音機裏流瀉出輕輕的音樂聲。雖然是英文歌,但因為節奏不快的關係我還聽得懂歌詞的意思。
  “……外國的歌詞真露骨。”
  “二葉不是也常這麼對你說?”
  我不用回答,一樹先生也知道吧!
  二葉剛開始教我英文的時候也是先從歌詞開始的。
  ——KYOU只要沒聽到LOVE這個字,就不知道歌詞在唱什麼。
  曾這麼說過的二葉還帶我到卡拉OK點了好多關於愛情的歌曲。
  父母給了我與一般人同級的幸福,但是有了二葉要兩個人一起幸福。這句話,卻讓我變得更貪心了。
  這時,車裏響起了手機的聲音。
  看到我差點跳起來,一樹先生笑說好像偷情被逮到的太太一樣。
  “接吧!”
  “不好意思。……喂……嗯,我在路上……還在附近。”
  一樹先生才—發動引擎就被耳尖的二葉給聽出來了。
  “是一樹先生送酒過來給店長……我才剛上車!”
  我偷看了一樹先生一眼,他笑著點點頭。
  “……我就知道……嗯,你聽起來呼吸很急促啊!”
  二葉說他因發燒被強迫去休息,等到房間沒人才敢打電話。
  “要不要我過去?”
  沒考慮到他住宿舍的我自然而然地說了。
  直到看見一樹先生的臉愈來愈接近,我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要不要改送你到宿舍啊?”
  “呃……應該不太好吧廠
  被發現的話就說有東西忘了拿。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載人卻什麼甜頭也沒嘗到,希望別變成慣例才好。”
  才怪明明不是會染指弟弟戀人的人……。我在心裏苦笑。
  “不好意思。”
  二葉在電話裏要我把話機轉給一樹先生,我忙著說他要送我過去宿舍來安撫他。話都還沒講完已經到了門口。
  “對了,我說有事是關於留學。我想要你去參加一個考試。”
  “考試?是託福以外的考試嗎?”
  “我已經幫你報名了。考試日期是下下個禮拜六,到時候你看能不能請假或早退。考試資料在下個禮拜應該會寄來,到時候再跟你解釋細節。”
  “我知道了。”
  一樹先生知道我在學效的成績,也知道我最不拿手的科目,他既然說都幫我報名了,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陣。
  我向一樹先生道謝下車後,就朝著熟知的方向悄悄地摸進二葉的宿舍。
  宿舍的舍監不在。聽說他到校長家聚餐之後喝得爛醉,我就比較有時間可以慢慢洗澡了。
  二葉的房間位於宿舍一樓後面。
  因為右邊是儲藏室,所以他的房間等於在三角窗的位置。
  這間宿舍裏只住了高三的學生,而且還是要進美國知名大學的人才能搬進來,換句話說,就是只有資優生才能進駐。
  也就是說,這裏的住宿生都是二葉的同學,全部只有十二個。
  美國的高中生不像日本,想考什麼大學就考什麼大學;他門必須以平時的成績和對學問的熱情及誠意來打動校長,被認可以後,還要跟兩名以上的諮詢人員討論過後,才能報考適合自己的大學,最後要跟教授面試才能順利入學。
  我常聽說外國大學是進去比畢業難,果然一點也不假。
  宿舍總共有三樓,每間都是單人房。最頂樓是女生專用,剩下的一、二樓就由男生使用。
  我推開黑色的木門進去,就看到正面牆上有一個霧面的法式窗戶。
  我輕手輕腳地走進去,把毛巾用衣架掛好吊在窗上。
  窗下突出的地方擺著兩盆二葉從我店裏買來的黃金葛和腎蕨。
  我之前送他的機器人鐘也放在盆栽旁邊當作裝飾。
  他的書桌和電腦桌並排在窗子旁邊。
  隔壁則是七層高的置物架,上面擺著迷你音響,CD、報紙、課本、還有筆記本和二葉上課時所錄的錄音帶以及馬克杯等日常雜物。
  “吃了藥之後燒有退一點嗎?”
  二葉睡在書桌對角的單人床上,我走過去摸摸他的額頭。
  他整個頭埋在上個月被我沒收後所買的新枕頭裏。
  “沒小什麼汗啊?多流一點汗才會比較舒服。”
  我歎了一口氣四處望,看到放置在角落的衣櫃。
  前面擺了一個二葉自己帶來的轉式衣架。
  上面紮著他喜歡的外套和帽子。旁邊鋪著紙的地上放了六雙已經去掉塵土球鞋和靴子。
  我關掉電燈後,輕輕蹲在床邊,伸手撫摸他看來無精扣采的頭髮。
  “生病時會感覺格外寒冷的房間哦!”
  雖然天花板有三公尺高,整個空間看起來非常寬敞,但使用班積只有十坪左右,二葉已經儘量不增加自己的私人用品了。
  “二葉,你要不要在房裏放一些玩偶?像餅乾怪物愛爾摩,可似放在窗邊。”
  “……那裏放了機器人鐘。” ,
  的確是。
  “但是那不大啊,又是銀色的。”
  “我不要放什麼玩偶……”
  他雖然還有點說話的精神,但一定沒吃晚飯吧!
  “你要是一直不退燒,明天要繼續休息知道嗎?”
  “……一定會退。”
  不能跟病人吵嘴的我乾脆做自己的事。
  “……你用手帕把嘴和鼻子蒙起來,我不想傳染紿你:”
  我拿出一條大手帕折成三角形,罩住口鼻之後劄腦後打結。
  好了,你也別一直看著我,趕快把頭鑽進棉被裏睡覺。”
  我把二葉的書桌收拾好後,打開他的筆記型電腦。
  明天預訂花束的名單只有他的手抄本,我想用電腦打一份表格出來。
  我從第一行看下來。
  好像不行,速記的字我根本看不懂。
  “對不起,可以幫我對一下嗎?”
  我儘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