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の45度角

關於部落格
從45°往左看的世界♦是充滿紫色泡泡的 ♠
  • 95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KYO番外] 吻我寶貝1 BY川原つばさ

吻我寶貝1
  
    EMERGING TYPHOON
  二葉忽然問我”能不能以戀人的身分來介紹你?”。
  那是在二葉的兒時玩伴要到日本來前一大的事。
  ”二葉,你住在洛杉磯的哪里啊?”
  ”我沒有告訴過你嗎?在比佛利山莊。”
  ”……那裏不是高級住宅區嗎?像瑪丹娜、席維斯史特龍還有華特迪士尼好象都住在那裏吧?”
  連對影劇新聞不是很清楚的我都能舉出幾個名人例子,聽說那裏還住著更多明星。
  趴在床上的二葉用手撐著下顎凝視著坐在地板座墊上的我。
  ”我家離那些豪宅可遠得很,不屬於所謂高級地段。不過,包括庭院在內的話,大約有這裏的五、六倍大啦!”
  五、六倍大?在地段超昂貴的港區元麻布擁有百坪以上的家已經夠厲害了,沒想到美國的更大?!
  喔~~~我忍不住驚歎起來。
  仔細想想其實二葉還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呢,連他的表兄弟小沼都是我們學校數一數二的大戶子弟。
  ”你明天要來的那個朋友,也跟你一樣住在比佛利山莊嗎?”
  ”是啊,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自從回到日本之後,我只要跟媽到洛杉磯去旅行都是住他那裏。我們最近大概一個月會通一次信。”
  二葉的語氣聽起來十分雀躍。
  他從一放暑假就非常期待踉這個超級好朋友見面,我知道他幾乎把整本觀光地圖都背起來了呢!
  除了觀光手冊之外,他連關於橫?的歷史也調查得非常詳細,比身為日本人的我知道得還要清楚。這次他朋友的來訪,讓我意外發現原來二葉還是個相常努力的人啊!
  我叫池谷忍,高中二年級。由於下個月才過生日,所以目前還是十六歲。
  今天是為了請二葉幫我看一下暑假作業《林肯傳》的英譯才到他家來打擾。
  他就趴在我眼前的大床上看著”東京.橫?觀光地圖”,全名叫二葉.佛雷蒙特。
  他是一個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日本人的混血兒,也是一家三兄弟的老么。住在東京都港區元麻布,在美國學校就讀,跟我一樣是十六歲。
  我們現在的關係已經不是單純的朋友……而是戀人,雖然他也是男的。
  在一年前,也就是高中一年級的夏天,我們跨過了”友誼”這道防線。
  主動告白的是二葉。
  而他第一次對我表態是在之前的國二春假。
  我們從認識到現在已經三年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從五歲就跟家人一起移居到日本來算起,二葉已經在這裏住了十一個年頭了。
  由於我的朋友小沼是他的表兄弟所以才認識。
  ”你搬到日本來住之後不是偶爾也會回洛杉磯去?你上次跟我說是去買衣服。”
  ”是啊,但是最近兩年都沒回去了,我喜歡的品牌在日本都有分店嘛!”
  他習慣在每天夏冬雨季會跟母親回洛杉磯去買一堆衣服回來。
  他跟我們這種平民的金錢觀是完全不同的。
  到洛杉磯購物的時候,他母親總是不住飯店而改住朋友家,二葉當然也跟著一起過去。
  所以這次就輪到他招待了。
  或許因為雙方家長的交情也不錯的關係,才能維持從五歲時就各分兩地、長達十一年之久的友情吧!
  我自己沒有交往時間這麼長的好朋友,覺得很羡慕。
  我在搬到東京來之前雖然住在京都,但媽在那裏的朋友全都是跟美容業有關的同行,跟我朋友的家長自從搬到這裏來之後就完全沒有來往了。
  ”忍,你沒忘記他明什麼名字吧?說一遍給我聽聽。”
  ”特雷博.羅班葛斯。”
  ”沒錯,發音也很標準。”
  ”他跟我們一樣十六歲,高中二年級。跟你是在越野車同好會上認識的……”
  我把從二葉那裏聽來、關於他朋友的資料一字不漏地背出來。
  ”特雷博很喜歡做化學實驗呢,這點或許跟你很合。”
  ”他會不會說日語啊?”
  ”應該會一點吧?雖然我只教過他”你好”、”不好意思”這兩句,但他的戀人可都是用日文跟我通伊眉兒呢!”
  ”只會一點哦?那就是說我得用破英文跟他交談囉!”
  反正特雷博一家人也只在東京待四天而已……。
  不想提議乾脆那幾天不要見面的時候,卻被二葉先下手為強否決了。
  ”你該不會是想避不見面吧?他可是我的死黨耶,你一定要見見他。”
  看我猶豫的表情,注意著門口的二葉從床上走了下來。
  為了要迎接明天的貴賓,從剛才就一直聽到二葉母親的腳步聲在門前來來去去。
  她當然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
  所以,我們早就說好不能在這個房間裏接吻。
  不能接吻雖然有點寂寞,但是跟萬一日後不能再見二葉或遭人白眼比起來,這點忍耐根本算不了什麼。
  ”我去把門鎖上。”
  ”不行啦!”
  ”你放心啦,我不會做什麼的……”
  確定沒聽到腳步聲後,二葉迅速地把門鎖上然後走過來拉起我擁入懷中。
  ”英譯注重的是感覺。你的《林肯傳》譯得很好,不枉我這個男朋友調教了半年。我可是斯巴達主義者,所以你的英文絕對比一般的大學生程度要好,對自己要有信心好嗎?”
  ”……說得也是。”
  我輕啄了他的嘴唇一下。
  才要退開身體的時候反被二葉緊擁住深吻。
  每次在深吻的時候我就會覺得二葉的嘴好大。
  包括身高在內,不論是手長、肩寬、胸幅尺寸都要比我大的二葉,每次在被他長吻的時候,都會讓我有一種幾乎要被吞噬的感覺。
  ”嗯……到此為止啦!放開我。”
  ”你看我跟特雷博這麼要好也不嫉妒嗎?”
  在我的唇上依戀地舔了幾下後,二葉扶住我無力的身體低語。
  ”你還滿善妒的不是嗎?”
  ”沒你嚴重吧?”
  我笑著回答。在他愈發熱烈的緊擁之下,讓我覺得胸口有點壓迫感。但我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我很喜歡他抱我的方式。
  ”特雷博會帶他的戀人來。”
  ”就是你剛剛說那個會日文的嗎?該不會也是男……”
  ”不是,蘿絲是個女孩子,跟我們一樣大。長得相當嬌小,大概比你還矮。”
  二葉鬆開了加諸我身上的力量。
  他扶著膝蓋還有點脫力的我慢慢坐下來。
  他還是一樣這麼溫柔,不曉得他知不知道我很喜歡他這麼對我?
  因為那會讓我感到自己有被珍惜的感覺。
  為了增加我的信心,二葉主動提出要幫我加強英文的建議。
  但是,除了英文之外,每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不軺吝嗇地用身體語言來表達他有多麼喜歡我。
  他知道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細心的男人不是沒有,但是到了某種程度之後可能會覺得麻煩。
  我也是男人,也能瞭解那種心態。
  然而,二葉不同,他比我、比其他男人都要有耐心多了。
  ”我只告訴過特雷博你的名字,想說等你們見面之後再跟他說清楚。比起日本,洛杉磯的同性戀不但更開放,能接受的人也多。所以你不用擔心,特雷博可是說過一定要見我愛到入骨的”白百合”一面才行呢!”
  白百合……。
  他難道把我在學校被取的外號用英文告訴了特雷博?
  ”他該不會把我想成是那種適合穿和服的古典美女吧?我怕他到時候會承受不了……”
  ”他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你見過他就會知道他是個好傢伙。”
  聽到二葉如此斬釘截鐵,我也不再多說什麼。
  他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啊!
  他明天要跟父親還有一樹先生開兩輛車去接人。
  ”你要不要一起來?一樹開我媽的車,可以坐得下五個人。”
  比二葉大七歲的哥哥一樹先生目前是六本木某家俱樂部的店長。
  他是個駕駛技術高超、跟活潑的二葉完全相反,氣質優雅的人。
  他不但是跟我同一所學校、已經畢業的學長,同時也是我傾訴心事的物件和初戀情人。
  ”一樹先生也會去嗎……”
  小沼是還沒確定……不知道他明天會不會來?
  明天會在這裏舉行歡迎特雷博一家人的餐會,二葉母親也叫了我跟小沼一起來。
  不能到那時候……再介紹嗎?
  二葉大概沒想到要是在機場就把我介紹給特雷博的話,從成田到麻布這段路上可能會有沉默的危機。
  藏住不安的心情,我找了個怕暈車的藉口婉拒了二葉的邀約。
  隔天是個好天氣。
  我跟小沼約好一起到二葉家,才走到門口就已經聽到室內熱鬧的話聲。
  ”看樣子他們平安到達了。你不用想太多啦!”
  我有把二葉昨天說過的話告訴小沼,告訴他二葉想以戀人的身分把我介紹給特雷博。
  小沼這傢伙本來因為要去看服裝秀的場地而不來的,一聽到我們要出櫃就叫著一定要來湊熱鬧。
  我今天的衣服也是小沼幫忙搭配的。
  因為是家庭聚會,不需要穿得太醒目,所以在裝飾品方面,小沼用的都是二葉之前送我的東西。
  他在今年三月向學校辦了休學。
  為了休學這件事雖然跟戀人卓也吵得不可開交,但是不管卓也怎麼反對也撼動不了小沼堅定的意志。
  其實,我的想法跟卓也一樣,要專心當模特兒也可以等高中畢業再說。但,小沼卻表示”不想讓自己的決心有後路可退”。
  雖然,關於年底到香港去找一樹先生的事他只告訴我自己知道的部分,但總覺得他這趟回來好象長大不少……而且變強了。
  自從他以模特兒為本業之後變得更漂亮了,光是走路方式也跟以前大不相同,看得出來艾瑪在他身上下了不少工夫。
  自從上次艾瑪在雜誌上稱讚過小沼是個可男可女、可塑性相當高的新人之後,他的工作就慢慢進來。小沼還笑著說傷腦筋呢!
  我穿著一件開襟的絲質半袖襯衫,下半身是長及腳踝的混麻長褲,還是去年一樹先生送給我的。
  腳上的涼鞋則是跟小沼借的,雖然還是女鞋,不過是外國進口、只露出一點大拇指的中性款式。穿起來有點重就是了。
  小沼身上則是讓二老師今夏的新作,蓋住肩膀卻露出大部分鎖骨的麻質披風設計,下半身搭配厚褲襪後,走路所揚起的線條弧度非常優美。
  他還把已經長長的頭髮盤在頭頂上。
  ”嗨~~媽咪、好久不見了--”
  ”你這孩子每次看都這麼可愛!”
  小沼一進入客廳立刻就親了二葉母親的臉頰一下。
  她是小沼母親的妹妹。
  ”還有忍,這麼熱的天氣歡迎光臨。”
  ”伯母您好,我不客氣來打擾了。這個是送您的……”
  我把剛才在路上的花店跟小沼一人出一半買的花束遞給她。
  ”好漂亮啊!我最喜歡後藤花店的花束了。二葉他們都在二樓,你們可以上去玩到吃晚飯再下來。”
  等二葉母親把花拿進去之後,站在二樓樓梯口的一樹先生對我們招呼。
  ”外面很熱吧?快上來。”
  ”啊、一樹好久不見了。你好不好?”
  小沼比我還快沖上樓梯。這傢伙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將近一個月沒有在俱樂部露臉了。
  微笑地接住小沼的一樹先生看到我的長褲立刻高興地揚起嘴角。
  他當然知道我穿的是他去年送給我的東西。
  ”我有看到你那張跟艾瑪合拍的海報。”
  ”我的皮膚比較好吧!卓也只會傻笑,都沒發表什麼感想。你覺得呢?”
  在小沼拉著一樹先生嘰哩呱啦的時候,一個皮膚曬得黝黑的外國人從二葉房裏走了出來。他有著一頭短髮,輕便的T恤下看得出肌肉隆隆。
  昨天已經先看過照片的我一眼就認出他是特雷博。
  他跟二葉差不多高,膚色卻比較黝黑。本人的頭形看起來比照片小大概是因為平頭的關係吧?
  他的眼神相當銳利,比照片上還要野性,手臂上還有海盜標誌的刺青。
  他的刺青該不會是真的吧?乍看之下實在不像跟我同年。
  不愧是越野車的玩家,他的肩膀、胸口和腳踝的肌肉都相當強壯結實,完全沒有贅肉,整個人看起來很精悍。
  ”嗨、你就是忍嗎?第一次見到你!”
  ”嗄?No,No,My name is KI KYOU. Welcome to Japan!”
  單字英文也敢說得出口,不愧是小沼。
  特雷博的眼光轉到我身上。
  ”忍、我等你很久了。”
  二葉說著走到我身邊。看到他伸出的手,我也自然而然地伸出握住。他隨即環住我的肩膀。
  ”特雷博、莉絲,他是忍,也是我經過我哥認可的戀人。”
  反正現場都是自己人,二葉就用英語說話。
  從現場的氣氛,小沼也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事。
  看到滿臉驚訝的特雷博,二葉靦腆地叫大家進房再說。
  雖然沒想到二葉會當著一樹先生的面介紹,但我沒有太過驚訝。
  眼裏閃爍著興奮光芒的小沼拉著一樹先生的手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女方好象一眼就看出我是男的,她男朋友……應該也是吧?
  進了房間之後,二葉率先問特雷博有沒有被嚇到。
  ”忍可是個道道地地的男孩子。”
  ”……二葉你……”
  好不容易才濟出一個字的特雷博歎了口氣坐在二葉的床上,但是由於太過衝擊的關係,一個不穩整個人跌坐在地毯上。
  ”有什麼關係?戀愛是自由的啊!我叫蘿絲.馬克林多,你就叫我莉絲好了。”
  看到莉絲滿臉笑容地伸出手,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雖然,特雷博也跟著過來握手,但是在二葉和莉絲互相以英日文交談的過程中,他始終沉鬱著臉。
  二葉似乎也發現了。
  當伯母打內線電話進來叫我們下去吃晚飯時,二葉轉向他這麼說:
  ”別把我們的事告訴我媽,我是因為不想瞞你們才會先說出來。”
  ”一樹……他怎麼說?”
  ”一樹從剛開始就很喜歡忍啊,比我還罩他。”
  二葉用眼神示意我和莉絲先出去。
  走出門外的我忍不住歎氣,莉絲安慰地拍拍我的肩膀。
  能用日文打信的她體貼地用日文跟我交談。
  ”你等他一下吧!特雷博是適應力比較低卻很認真的傢伙。”
  我單手就能擁進懷裏的莉絲的確相當嬌小。
  跟一般常見的啦啦隊型美國女孩不同,莉絲有點像日本纖瘦的高中女生。
  但是她的腿卻很修長,小沼一見她就敏感地直往人家腿上盯。
  她有一頭巨長髮,健康的膚色和修長的細腿非常適合連身短洋裝。上了銀色眼影的眼睛看來眉目分明,是那種愈化妝愈漂亮的典型,非常可愛。
  ”剛才那位桔梗也是男孩子吧?你們兩個都長得好可愛喔!以後請多多指教。”
  她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腕異常纖細,真像洋娃娃。特雷博該不會把我想像成跟她一樣吧?
  我雖然沒有變性的想法,但也想像過這種時刻的到來或是更嚴重的情況發生。還無法消化自己情緒的我勉強對她微笑。
  特雷博和二葉隨即從房間埋出來,走到一樓客廳的餐桌旁坐好。
  特雷博是獨生子,這次跟父母、阿姨還有莉絲一起同行。
  二葉的父親也難得地早歸,打開自己公司進口的香檳交給一樹先生,他優雅地將酒注入每個人的杯中。
  小沼指著一道章魚冷盤問我英文怎麼說。
  ”章魚的英文是不是”HACCHAN”?”
  ”……是”OCTOPUS”啦,你也太離譜了吧?”
  ”可是,艾瑪那些外國朋友在討論”X檔案”的劇情時都是這麼說的啊!”
  二葉把小沼的話用英文轉述給特雷博的父母聽時,他母親當場笑了出來,氣氛一下子緩和了下來。
  一樹先生負責倒酒,二葉就負責拿著冷盤幫在場的人加菜。
  這種通常應該是女孩子做的事,讓這兩個帥哥做起來特別賞心悅目。
  ”二葉,你用刀叉的感覺好俐落喔!”
  看著正在幫莉絲加菜的二葉,小沼忙不迭地稱讚。
  ”忍你也這麼覺得吧?”
  ”是啊!”
  完全無法想像他在吃義大利面時,連一口份的麵條都無法卷好的模樣。
  在空調適中的客廳裏除了剛才我和小沼送的花籃之外,還放置了一個插著白花和青綠枝葉的中式黑色大花瓶。
  白天能吸收充分陽光的玻璃窗上覆蓋著一扇蕾絲的捲軸百葉窗。等到太陽西下,天花板上的照明燈就會投射在蕾絲花邊上。
  這個家是由擔任建築師的小沼父母設計的。
  特別挑高的設計就算人多也不會感覺到擁擠。
  ”桔梗,你最近有沒有因為工作又在減肥?”
  ”我可以再胖兩公斤沒關係。啊、一樹,我也要火腿!”
  ”忍啊、桔梗他是模特兒嗎?看起來好時髦喔!”
  ”是啊、莉絲,他跟我們同年呢!對了,我可以用英文跟你交談嗎?雖然說得不是很好啦!”
  我邊用英文說著邊看著二葉對我鼓勵的一笑。
  ”好啊,那我也用英文跟你說話。”
  一樹先生微笑地加入,並稱讚莉絲的日文很好。
  ”那我來幫忍翻譯日文好了。”
  ”什麼意思啊?”
  我把小沼的無聊提議用英文翻譯給坐在莉絲旁邊的特雷博聽,積極地開始跟他交談。
  ”特雷博,聽說你要做一個自己的網站嗎?”
  ”……從秋天開始。”
  他把頭轉向身後拿著沙拉盆的二葉,故意把視線從我臉上移開地說。莉絲接著補充。
  ”我們想做成也可以用日文觀看的介面,等做好之後我會把網址告訴你,請上來批評指教喔!”
  ”好啊,不過我家沒有電腦,我會去跟二葉一起看。”
  ”洛杉磯是一個車的社會。因為沒有地鐵,沒有車的話就哪里也不能去。高中還好,像大學因為占地太廣,在學區裏開車的人相當多。所以,我們的越野車同好會發明了可以折疊的經量自行車,正在申請專利呢!”
  莉絲的英文簡單易懂。
  ”專利?好厲害喔,是誰設計的?”
  我把莉絲的話迅速地轉述給小沼聽,並伸手扶住被莉絲的手差點碰倒的杯子。
  二葉家超大的餐桌上擺滿了餐具和杯碗,十一個人一起用餐起來果然相當有魄力。
  ”是特雷博設計的,領隊也是他唷!”
  幫所有人都加完菜之後的二葉,最後走到我身後邊幫自己和我的盤子里加沙拉邊說。
  二葉雖然曾經在聚會上幫大家盛過菜,但是站在我身邊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
  ”你在笑什麼?”
  ”你今天怎麼特別靈活?跟平常在吃義大利面的樣子差真多……”
  二葉在我頭上輕敲了一下後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你們最近感情很好嘛!”
  我裝作整理衣襟地在桌下踢了小沼一腳。
  等二葉一坐下來,一樹先生立刻站起來在他的杯裏注入香檳。
  好喝!二葉用日文大贊。小沼也拿起杯子對著他大叫乾杯。
  只要有誰過生日,二葉就會偷偷從他父親的冰桶裏挖出同樣的香檳來慶祝。
  不過,在父母的認可下能這麼大口喝酒的機會不多。
  在美國要到二十一歲才能喝酒,莉絲他們應該也是同樣的心情吧?私底下一定也像二葉一樣偷偷瞞著父母喝酒。
  二葉邊喝邊笑著跟特雷博聊天。
  ”專利申請下來之後你要轉賣給其他公司嗎?對了,你以後是不是要讀工學院?”
  ”這個點子不錯。不過,興趣歸興趣,莉絲想讀社會福利系。”
  ”……福利?”
  看我一臉疑惑,點點頭的特雷博開始使用一連串的專業用語說明。
  我只聽得懂福利這個單字,關於醫療方面的專業術語就一竅不通了。
  我有點尷尬地對特雷博微笑,一邊看著一樹先生向他求援。立刻瞭解我意思的他,簡單地把二葉和特雷博說話的內容轉述給我聽。
  莉絲只是沉默地用餐,偶爾才轉過頭去應和特雷博的話。
  提出想用英文交談的人雖然是我……。
  但是,無法加入他們的話題還是讓我有點沮喪。
  他對我應該是有著敵意的。從他的態度我可以感覺到,他還沒有承認我是他最要好朋友的戀人。
  正如二葉所說,美國人的確比日本人來得直接,包括好惡在內。
  餐桌上的話題分為大人和孩子兩派,雖然大家都好久不見話題卻沒有交雜。
  幸虧細心的莉絲不時用日文和英文跟我聊天,才讓我不至於食不下嚥。
  明明英文程度不是很好還硬要表現,讓我覺得有點對不起二葉。
  我跟著準備要到”YELLOW PURPLE”上班的一樹先生一起出門的時候,二葉追了上來。
  本來他說要騎車送我回家,但是在聽到我們說話的莉絲提議之下,眾人就轉移目標決定到俱樂部去玩。
  ”你的臉色好象不太好,是應付這麼多人太累了嗎?”
  聽到一樹先生體貼的問候,我苦笑著搖頭。
  我和一樹先生站在門口等其他的人準備好出來。
  邊揮手趕跑在電燈周圍打轉的飛蛾,一樹先生溫柔地環抱我的肩膀。
  ”剛才雖然有點突然,但我對二葉可是另眼相看了。他會把你介紹給自己的好朋友就是要拉近你們的距離轉而支持。”
  ”支持?”
  一樹先生柔和地輕撫我的臉頰。
  ”是啊,今後的你會慢慢打開自己世界的窗,你不是說可以的話後年想出國留學?”
  我把這個準備確定之後再跟小沼說的想法先告訴了一樹先生和二葉。高中畢業之後,我不打算繼續讀日本的大學而想要到美國留學。
  連我爸媽都不知道。
  ”……打開世界的窗雖然充滿魅力,但是我的英文程度還停留在翻字典上。況且一想到費用的事又讓我裹足不前。”
  ”是嗎?不過能依賴父母的時候不要客氣,這是你自己的將來啊!”
  大家坐進二葉母親的車裏。沒有等我們的小沼早就走了,他大概是想早一步通知已經到了店裏的卓也吧!
  臨出門的時候小沼說很羡慕我。
  依照卓也的個性,要把戀人介紹給朋友的確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我現在的狀況……老實說也不太好受。
  先不說莉絲,特雷博就很明顯還沒有接受我。
  二葉曾說如果要到美國留學的話,最高目標應該是”UCLA”。他父母似乎也只肯讓他到洛杉磯留學而已。
  所以,現在的二葉對課業十分投入,他想得到校方的推薦函。
  凡事不可能一蹴即成,所以二葉打算先到那裏讀個幾年其他學校,等有了實力再去插班考。
  他跟我提過這件事好幾次。不但邀我一起去念書還兼同居。
  在日本公然牽手只會被視為異端,但是這幾年的洛杉磯同性戀人口愈來愈多,出櫃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了。
  當我聽到”戀人比較重要”在工作上也可以被列為正式理由的時候,就覺得那裏真的很適合二葉。
  但是,最大的原因是我想到二葉生長的地方去住住看。
  我當然知道要跟一樹先生讀同一所大學是作夢,但是在目前仍沒有確定將來想做什麼的狀況下,能到國外增廣見聞也不錯。
  如果老師們知道我不考東大不知會有什麼反應?
  包括導師在內,連校長都認為我一定會報考東大。
  誰叫我模擬考成績還不錯呢?
  算是高中生活最後的紀念吧?我滿想去報考東大嘗嘗考試的滋味。
  但是,想到要跟那些真心想進入東大的人為了幾分而爭的時候……,就覺得只單單為了紀念而去報考這種想法未免過於輕率了。
  到了”YELLOW PURPLE”門口就看到幾個髮型相當奇特以及打扮時髦的傢伙站在門口。
  今天好象是”美容師之夜”的樣子。
  這個活動已經定期舉辦很久,主辦的是美容師、實習生以及美容專門學校的學生等等。
  由於暑假的關係,今天來參加的人也比往常多。
  只要是美容學校的學生,憑學生證就可以折扣一千圓的門票,隊伍已經從門口排到樓梯邊了。
  一到門口,一樹先生立刻進入店裏瞭解狀況,而我們則朝著卓也所在的地下二樓吧台走去。
  ”二葉--這裏、這裏!”
  站在吧台邊的小沼對我們用力揮手。
  裏面的人多到連腳邊都看不見。
  小沼把一堆飲料券塞在莉絲手上,接著轉到吧台裏面滿臉笑容地問她要喝什麼。
  在離小沼不到一公尺遠的桌上擺了三個空杯,卓也正在為客人調製飲料。
  雖然他的手勢依舊熟練,不過工作中的卓也全身都散發著一股令人無法過去說話的氣勢,只能站在旁邊稍候。
  今年卓也已從大學畢業,正式成為這家俱樂部的則店長及兼任酒保,在小沼家與他同居。
  而且,他就是傳聞中大小沼六歲的戀人,這事可絕對不能讓媒體知道。
  ”桔梗,你到外面去吧,會弄髒衣服。”
  ”忍,你要喝什麼?二葉你第一杯一定是”REDEYE”吧?”
  無視卓也命令的小沼笑嘻嘻地繼續問。
  ……也就是說在我們來之前他們吵過架?
  怎麼又來了?真是無話可說。
  莉絲凝視了卓也半晌之後偷偷對我說他好帥。
  我轉述給小沼聽之後,他對莉絲眨眨眼苦笑。
  我知道這是小沼在忍耐著什麼時候的表情。
  ”小沼,我們上去一下好不好?我有事想找你商量……”
  ”等我把大家的飲料調好再說。來、莉絲你要喝什麼?”
  那只是我想找他出去的藉口而已。不過,讓二葉一個人應付客人也不好意思吧?好歹我剛才也被介紹過。
  特雷博喝了一口小沼調的飲料豎起大拇指贊好。
  事到如今再說我也會做也沒用,我不禁有點恨起二葉來。
  就像我很重視小沼一樣,特雷博也同樣珍惜二葉。
  或許是基於這種理由,才會對於身為二葉同性戀人的我有些不滿吧?
  我想起昨天二葉說洛杉磯也有不少同性戀的事,不禁聯想說不定特雷博曾經因為跟同性戀情侶發生什麼不愉快才會有這樣的態度。
  他大概非常懷疑我能不能帶給二葉幸福吧!
  這時喝完酒的二葉走出去。
  ”我要去跳舞。”
  ”啊、我喜歡這首歌!我也去!”
  二葉回頭看了特雷博一眼,他只是沉默地揮揮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都在觀察俱樂部的內部裝潢和客人。
  ”忍啊!他在說什麼啊?”
  小沼戳戳我的手臂問。
  他完全聽不懂特雷博在說什麼。我拜託特雷博再說一次。
  但是,聽完之後,不想把內容轉述給小沼的我,無言地凝視著他。
  ”他說什麼?”
  ”嗄?!我聽不到啦!”
  你有交往的對象嗎?你也一樣喜歡男人?
  男人有哪里好?從後面來真的有那麼爽嗎?
  臉上帶笑的特雷博問的卻是這種不堪的問題。
  而且,問題根本不是針對小沼,而是沖著我來。
  這時走到特雷博面前來收煙灰缸的卓也靠了過來。
  ”桔梗,幫我到裏面拿煙。”
  卓也把空了的煙盒捏成一團丟到垃圾桶裏。
  等小沼消失在後面的休息室後,卓也的眼神就驟然變了。
  他走到特雷博的正面趴在吧臺上瞪著他,然後……。
  快速地用英文說了一句”你給我閃一邊去”。
  哇~~~!他、他好象真的生氣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卓也對客人這麼說話。
  卓也的招風耳未免太厲害了吧?周圍這麼喧鬧他還能聽得清楚特雷博像繞口令一樣的英文。
  叫小沼進去也是為了不想讓他知道吧!
  特雷博揚起唇角,挑釁地回視卓也幾秒之後就離開了吧台。
  我趕緊追了上去。雖然聽到小沼在背後叫,但我知道人這麼多他絕對不會追上來,就佯裝沒聽到。
  特雷博朝著安全門走去。
  雖然上面寫著”非工作人員禁止進入”,不過他大概看不懂漢字吧?
  有一樹先生特別許可的我,向工作人員解釋特雷博是他們的朋友才沒有被攔下。
  在我解釋的時候他繼續往樓上走去,我又忙不迭地緊追上去。
  ”等一下!這裏不能通到舞池啦!”
  我必須一次跨兩階才能追上腳長的他。他看著氣喘如牛的我靜靜地問:
  ”剛才那個酒保是他的男朋友嗎?”
  ”……嗯。”
  我可以告訴他吧?反正只要是店裏的常客都知道這事。
  ”他們都是認真的,都很珍惜對方。”
  ”但是,兩個男人根本不持久。”
  特雷博甩開我的手,往後靠在樓梯的扶手上。
  他的笑聲惡質地響徹在無人的樓梯間。
  他眼神冰冷地凝視著我。
  ”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男人無法專情,這是現實問題。”
  他斬釘截鐵地說。
  ”你們在幾年後……不、應該是幾個月後就會知道。然後一切就跟著結束。”
  我光辨聽特雷博的英文就已經夠吃力了,根本沒有餘裕思考怎麼反駁他。
  我無法判斷他如此攻擊我的原因,也不知怎麼反擊。我該問他不滿意我哪一點才好嗎?
  我儘量選擇比較溫和的單字並且壓抑自己的情緒發問:
  ”……如果真有那一天,絕對不是因為同性的關係;而是,對對方感到疲倦或討厭。男女都一樣的。”
  連我自己都沒想過要一輩子待在二葉身邊。不過,說出來的話二葉可能會生氣,所以我從沒提過。
  但是,我早就有了既然開始就會有結束的覺悟。
  ”希望那一天愈晚來愈好就是了。”
  我強顏歡笑地請他跟我一起下去,如果不趕快回去的話我怕二葉會擔心。
  然而,無視我請求的特雷博仍執意往上走,我只能在後面追趕。
  這幢大樓有地下兩層和地上四層,地下部分都是俱樂部的範圍。
  一樓是營業到晚上九點的咖啡廳,二、三樓是一般住戶,四樓是俱樂部的事務所和一樹先生的辦公室。
  只有出入地下兩層需要Pass Word,一樓以上的話可以從安全門進去。
  但是,不管我告訴特雷博從哪個安全門可以通到走廊,他還是一昧往上走,都已經告訴他上面什麼都沒有了啊!
  他或許是想看看我能追到哪里吧?明明知道卻無法置之不理的我,只能在後面跟著。
  ”……你高興……了吧?”
  終於爬到四樓的時候我已經喘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平常的我要爬四樓是沒問題,但今天腳下這雙小沼的涼鞋實在太重了。
  當特雷博要從安全門出去的時候卻在走廊聽到談話聲。
  是二葉和莉絲的聲音。
  ”快點,我怕特雷博會來找我們。”
  ”放心啦,忍沒有這裏的鑰匙。而且下面人那麼多,他們不會發現的。”
  他們不是在下面跳舞嗎?
  我才要開口的時候卻被特雷博捂住了嘴,胸前也被他的手臂制住。
  那跟二葉幾乎相同的力量讓我無法掙扎。
  這之間二葉和莉絲走進事務所裏。
  喀嚓!門鎖上的巨大聲響連我們這裏都聽得到。
  ”莉絲那傢伙居然給我幹這種好事。”
  這傢伙在說什麼?
  我不是聽不懂他的英文,而是我無法相信他居然懷疑起二葉和莉絲。
  ”你冷靜一點,先放開我再說。”
  ”可惡!她自從在機場見到二葉之後就一直對他有意思。在吃晚飯的時候也無視我的存在……”
  ”你想太多了。”
  我雖然跟莉絲認識不久,但下意識覺得她不是那樣的人。我一心只想替莉絲辯解,顧不了文法只能用單字表達了。
  而且,莉絲在吃飯的時候,會不太跟特雷博說話是為了陪我聊天。
  莉絲是個聰明的女孩子,當然不會什麼都說出來。
  況且還有二葉。
  他絕不會是想染指朋友女友的人,更何況我還跟他一起來耶!
  但是,不管我怎麼說特雷博都似乎聽不進去。
  他只是盯著自己的手錶看。不知道在算什麼時間!
  ”你要是在意的話就出聲啊!”
  ”閉嘴!”
  過了十分鐘後兩人還沒出來,做什麼事要關上門呢?連我都開始煩躁起來。雖然一樹先生曾交代過進去一定要鎖門。
  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二葉絕不會偷情,但是他們進去的時間真的太長了。
  連向特雷博解釋的藉口都沒有啊!
  看特雷博焦躁的模樣,我不能再把自己的不安發洩出來。
  ”……莉絲在美國也常偷情嗎?”
  ”目前還沒有。但是,現在很難說,莉絲是外貌協會。”
  ”你也很帥啊!”
  ”你是想說二葉比我帥吧?他的確是個出眾的人,帥到足以去當模特兒。像他那麼帥的男人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會去跟一個同性談戀愛。不過,或許是因為物件是你的話,即使他去偷情也不會把事情鬧大吧!”
  什麼--?!
  忍耐已到了極限的我忍不住渾身顫抖。
  ”看你一副就是意志不堅定的樣子。而且,最近的日本女人不是很喜歡同性戀?聽說比起有女朋友的正常男人,雙性戀的男人更有搞頭……”
  ”我不知道你這些情報是從哪里得來的,但是我不准你再繼續侮辱二葉!”
  聽到我憤怒的語氣,特雷博故意把兩手手指折得喀喀作響。
  想嚇我?!
  ”……喔,原來你也會生氣?”
  下一秒鐘我已經給了他一個清脆的巴掌。
  特雷博也不甘示弱地立刻反擊,把我的身體壓在樓梯的扶手上。
  他整個人覆蓋在我的身體上,揪住我的衣領前後搖晃。
  急忙之中我使出二葉教過我的防身術把他踢翻。
  我轉身往安全門跑去,特雷博雖然伸長了手也被我俯身避過,直接往走廊沖過去。
  ”你沒有資格當二葉的好朋友!二葉一直很期待你到日本來玩啊!因為是你的關係,二葉他才問我能不能把我們的事情說出來!”
  在我大叫的時候特雷博仍沒放棄捕捉我。
  我隨手抓了放在走廊上的拖把就往特雷博的方向丟去,還不小心打翻了什麼東西。
  由於這樓只有事務所,所以走廊就拿來堆放物品。
  打翻東西的聲音過後,事務所的門鎖喀嚓喀嚓地開始轉動。
  沖出來的二葉赤裸著上半身,手上抓著襯衫。
  ”怎麼是你們……”
  用日文說完的二葉把襯衫搭在肩膀上對特雷博笑說。
  ”害我嚇一跳。”
  ”你跟莉絲在幹什麼?!”
  特雷博沖到二葉面前抓住裸肩想把他往牆上推,但是還沒出手前就已經被二葉抓住雙手手腕。
  ”你冷靜一點,我們沒有幹嘛啊!是莉絲的衣服沾到蕃茄醬,那件衣服又是你送給她的,她想在被你看到之前洗乾淨才到這裏來。”
  ”那你為什麼沒穿上衣?!”
  ”我想幫莉絲擋卻沒擋好,我的上衣更髒呢!現在莉絲正在裏面洗,你們進來吧!”
  鬆開特雷博之後二葉才轉向我。
  我趕緊拍拍還瞪著地上的特雷博背脊故意笑著說:
  ”你看,我就說是你誤會了嘛!”
  松了一口氣的二葉也拍拍我的肩膀。
  ”我還怕被你誤會呢!”
  但是,我不敢看二葉,因為……我在生氣。我怕自己一開口不知道會說出什麼。
  滿腹疑團湧上胸口,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壓抑下去。
  我不是懷疑二葉的話,但是……!
  為什麼要鎖門?
  跟女孩子同處一室難道不知道要避嫌嗎?
  二葉這種不周全的地方讓我很生氣。
  他是一個對戀愛感覺很敏感的人,只要知道女孩子對自己有好感就絕對不會跟她獨處或一起行動。連搭同一部電梯他都會避開啊!
  而且,這一點除了我之外,連小沼還有他美國學校的同學都知道,所以對於我一直待在他身邊,大家都能自然而然地接受。
  但是,就算莉絲已經名花有生也不能太過隨便吧?
  像我如果跟女孩子同處一室的話,即使只是上半身也不可能不穿,我生理性地厭惡那種感覺。
  二葉你這個笨蛋!一點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受歡迎!粗線條!!
  ”忍?進來啊?”
  ”我要回去。”
  跟他進去的話只會往他們面前出醜,我轉身快步向安全門的樓梯走去。
  但是,二葉立刻追了上來。
  雖然爬樓梯很累,但是這雙涼鞋連下樓都不輕鬆。
  小沼那傢伙真的穿這種鞋去練習走臺步嗎?
  才到了二樓就被二葉抓到。他把我轉過身來後壓在牆壁上。
  他把喉嚨貼在我的額頭上低吟。
  ”我跟莉絲真的沒什麼啦!”
  ”就算沒什麼我也不高興啊!”
  我掙扎地用手腕和手肘想要推開二葉。
  ”你不會隨便找一件一樹先生的襯衫來穿嗎!”
  ”我剛才正在找啊!”
  ”要找十分鐘啊?!”
  下一瞬間,二葉退後一步用力抓住我的肩膀。那種強烈的衝擊讓我有錯覺他是要打我,我反射性地縮起頭閉上眼睛。
  但是,二葉沒有動手。
  他立刻把手放下來單手叉腰,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後,用另一隻手遮住半邊臉。
  ”……對不起,我打電話給KYOU要他告訴你衣服的事,但是他好象心情不太好,我還以為正在跟你傾訴呢!”
  ”我先說我可沒像特雷博一樣誤會你!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但是把門鎖上這種行為……實在太輕率了!你就算被特雷博打也不能有怨言啦!”
  ”……我以後會小心的。”
  我明明相信二葉卻滿心嫉妒,我比誰都要瞭解他不是那種隨便的人啊!
  小沼常說的話在我腦海中響起。
  ”光是隨便看到一個女人觸碰卓也的身體就很不高興,就算卓也根本無意,我在看到的那一瞬間就會難過得想哭……”
  ……或許我現在也是同樣的心情。
  還是,因為二葉是第一次以戀人的身分,把我介紹給別人,所以過度緊張的關係?
  我雖然沒哭,卻無法看二葉的臉,我的頭愈來愈低。
  二葉把我的臉抬起來,我仍堅持不與他眼眸相對。
  看出我的無法釋懷,二葉避過了嘴唇在我的臉頰印下無數親吻。
  他不斷地在我耳邊說著抱歉。
  他愈是這麼做,我反而覺得是不是自己太過任性了。
  ”……好了,我們回去吧!”
  ”真的嗎?那這裏怎麼辦?”
  他修長的手指輕戳我的嘴唇。
  終於能夠直視二葉的我,面對他愈來愈接近的臉,主動抬起下顎迎向他。
  越過二葉的肩膀我看到特雷博,他卻裝作一副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
  在第三者的注視下被吻還是第一次。
  我連小沼都不給看的啊!
  ”……”
  感覺出我的不專心,二葉懲罰似地輕咬了我的下唇。他總是說我就算閉上眼睛也知道你是不是專心在接吻上。
  我微微睜開眼睛看到特雷博仍是站在原地,這次卻沒有任何厭惡的感覺。
  我想讓他知道二葉是真心喜歡我、愛我。
  我伸長了手摟住二葉的後頸要求著他更深的吻。
  只要是二葉,我就算被他吃了也沒有怨言。
  雖然,我不太喜歡被別人看到如此私人的行為,但是他斷言我們不會有未來更讓我無法忍受。
  就算沒有未來也不用你管。
  ”……我好想就這樣走掉算了,吻你,你也沒什麼精神。”
  二葉在我頭上歎息。
  然後,他頭也不回地放聲大叫:
  ”特雷博!可以嗎?”
  ”去啊!”
  特雷博……!他居然用日語回話?!他聽得憧日文嗎!!
  接著話聲之後一件襯衫從上面飄了下來,二葉伸手接住後回頭對上面笑了一下。
  二葉早就知道被特雷博看到了!
  我不是常告訴他不喜歡這樣嗎!!
  ”二葉!”
  ”哎喲,別生氣嘛,你自己還不是發現了?”
  對不對?他笑著摟過我的肩膀往下走。在力氣超大的二葉牽引下,好象被拖著走的我也加快了腳步。
  被他知道我早就發現特雷博的事,讓我羞恥得無法反駁。
  ”……被看很有快感吧?”
  ”哪有……!”
  ”你剛才好象也很來勁啊!”
  ”別說了啦!”
  用著快感來勁這種挑逗性的文字煽動著我的二葉走出大樓外面。
  我們攔了一輛計程車後,只坐了跳一次表的距離就下車。
  他該不是認為用走的話我會逃跑吧?
  從俱樂部到賓館只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他的手腳也未免太快了。
  不太喜歡上賓館的二葉明顯等不及到比較遠的飯店去。他用著真摯卻燃燒的眼神凝視著我。
  ”到了這裏就什麼都能說了吧?把你想說的都說出來。”
  二葉抱著我滾倒在床上,雙手輕撫著我的背脊。
  我凝視著地散亂在床單上的金髮,情不白禁地靠過去,把頭依偎在二葉的胸膛。
  他的心跳聲好清楚。
  ”……我想說的話剛才都已經說完了。”
  ”真的嗎?”
  二葉真是個有耐性的人。
  要是我的話一定不會理這種像女人一樣不乾脆的傢伙,還不如陪朋友去算了。
  還是,他跟特雷博的交情比較久,兩人之間有著比我還深厚且不用言語表達的信任?
  我該說什麼的……在氣氛還沒有變得更僵之前。
  ”你是因為跟特雷博比較要好,才能在這種情況下放著他不理嗎?”
  動也不動的二葉只靜靜地回答不是。
  ”因為你對我來說比較重要,在信賴這方面你們兩個都是平等的,所以更要分出排名。”
  我最無法抗拒這樣的二葉。
  他有時雖然強硬,但本質坦率才會受眾人喜愛。
  我好想擁有像他一樣強韌的溫柔。
  對異性比較寬容的我,左面對同性時,卻習慣性地嚴苛起來。
  我起身好好地將二葉摟在懷中,不斷地對他說著”我喜歡你”以及”對不起”。
  還告訴他將我介紹給特雷博他們雖然會緊張,但是真的很高興。
  發現我在脫他身上那件向特雷博借來的T恤時,二葉才抬起身體。
  在輕觸般的接吻中這次換我的衣服被脫了。
 
  ”昨天是我不好,今天重新請你多多指教。”
  隔天在相約的原宿車站一看到我,特雷博立刻先低頭道歉,他的日本話說得有夠流暢!
  我也跟著低頭回應:
  ”我也是,很對不起不該踢你的肚子。”
  ”你們什麼時候打架的啊?”
  二葉朝我比了比大拇指笑著對特雷博說。
  ”莉絲生起氣來有夠可怕,我今天整天都得幫她提東西。”
  ”懷疑她的懲罰嗎?”
  ”是啊!”
  一旁的莉絲氣鼓鼓地說:
  ”我不是常跟你說要互相信任嗎!”
  啊、我果然真的很喜歡莉絲。
  那種跟小沼不同的倔強感覺真不錯。
  如果有這樣的女性朋友就好了。
  暑假的原宿不管走到哪里都充斥著放假或來東京旅行的學生,幾乎找不到人潮比較少的地方。但是,特雷博和莉絲卻好象很喜歡這裏。
  我帶他們到曾跟二葉大吵過一架的公園通,還搭了洛杉磯沒有的地鐵到只隔一站之遠的青山通,逛了許多適合莉絲的服飾店。
  不知不覺中,特雷博的手上真的多了好多購物袋出來。
  我們到處亂逛閒聊,話題好象永遠講不完。
  找了一個比較涼快的地方坐下來喝著冰涼的罐裝咖啡,我們繼續交雜著英日語聊天。
  莉絲和特雷博都明確知道自己讀書的目的,是相當擁有自我意志的人,一點也看不出來跟我同齡。
  在高中同好會裏發明東西而申請專利,在美國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像微軟的董事長比爾蓋茲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在電腦公司上班了。
  跟他們聊了一會兒後,我知道特雷博和莉絲既是情人也是競爭對手。
  所以,特雷博才會瞞著莉絲偷偷練日文。
  像他們這種互相激勵的人種在我身邊是找不到的。
  跟莉絲比起來,也難怪特雷博會認為我是個猶豫不決的傢伙。
  小沼雖然是我心中的綠洲,但是如果有像這樣的同學還真想跟他們一起上大學呢!
  以前,一樹先生曾經說過大學是想上再去上的想法,我覺得非常有道理。
  雖然,我補習班裏的指導老師常說會摸魚的人學教授也大有人在,如果想求知的話,與其請教還不如自修比較快,但我想還是有認真的老師。
  我真的很想去洛杉磯。
  當然在日本的大學也可以學到東西,但光是一起聊天就覺得獲益匪淺,我當然會更想跟他們一起學習。
  我知道自己有著因為朋友去所以也想去的天真想法……。
  ”……我也好想跟莉絲讀同一所大學……”
  正在玩手指相撲的二葉和特雷博,聽到我的自言自語不約而同大叫”真的嗎?!”。
  ”你要去留學嗎?!”
  聲音大得路人都紛紛投以訝異的視線。
  特雷博抱住二葉的頭滾在地上,這種就像兩隻大型犬在玩耍般的行為是他對待二葉的方式。
  兩人一邊玩一邊說話。
  ”忍、我們一起去吧!我會努力存錢的!”
  ”……我也想去打工。”
  我不能只靠二葉當模特兒賺錢,如果真的要去的話,絕對要一人出一半。
  莉絲雖然沒有笑我的動機太天真,但卻建議我先去看看學校再說。
  ”你可以跟二葉一起來,如果今年冬天不行的話,就明年春天來。”
  旅行?跟二葉一起旅行啊……好象不錯。
  不過,首先我得說服父母,跟他們討論資金的問題,也得跟小沼說,還要先把英文會話練好……。雖然,一旦決定去留學要做的事還很多,但事前我得先正視現實。
  那是我自己的將來啊!
  自從進了高中就一直在想畢業之後要做什麼,填大學志願也得以自己的想法為依據。
  規劃自己的未來固然重要;但是,對我來說,更重要的不是找到能傾心相談的朋友嗎?
  看到莉絲他們,我不禁羡慕,如果自己能夠身處那種環境之下不知有多好。
  聽說特雷博和莉絲明年打算報考”UCLA”。
  我不知道特雷博有沒有接受我是二葉戀人這個事實,二葉也沒有多問。
  但是,在二葉的知心朋友這一項……我應該算是過關了。
  我想儘快調查關於留學的細節。
  沒有把這個決心告訴二葉的我,第一步就是先交新朋友。
 
  NEXT DOOR WELCOME
  十月的秋天,第二學期期中考結束這一天。
  我所就讀的雙穀學園都會在每年這個時候發下”校內調查表”。
  表格是學生會製作的,目的是要調查學生對於現在的”校風、校規”有什麼意見。
  對於學校或老師的不滿;任何在眾人面前難以啟齒的事;目擊校園暴力現場等等,都可以寫上去。
  上面總共有五十個項目,采無記名填寫。
  把填寫好的問卷收好之後,依照各學年別分好,再經由學生會匯總之後,作為跟校方討論的依據和議題。
  而填表的時間就在期中考結束後的最後一堂課。
  於當天回收的問卷會由學生會做成報告。
  當然老師們都不會插手這一切流程。
  不過,由於學生會成員從三年級的會長算起也只有八人,所以會從一、二年級各班召集一些人手幫忙。
  我.池谷忍就以班長的身分被召集過去幫忙。
  ”……那個小沼都已經休學了還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呢!”
  邊吃便當邊看問卷的學生會長穗高把其中一張拿到我面前。
  出現小沼名字的是”在校內最注意的人物”專案,理由是”希望修改制服,能改穿便服更好”。
  我停下整理問卷的手對會長點點頭。
  ”他們說的是,去年文化祭廣播社現場訪問時,小沼修改制服的事吧?”
  在文化祭結束的同時,被老師發現穿著修改過制服的小沼也被迫脫下來。
  但是,他跟著採訪隊在國高中校區裏跑來跑去的時候,一直穿著那套制服。
  制服經過讓二老師加工,帥氣自然不在話下。再加上模特兒的素質又好,光是那一天就在學校造成不小的蟲動。
  因為會停留在小沼訪問現場的學生們,幾乎都是沖著他身上的制服而來的,當時他還被拍了不少照片。
  在這種時代,制服也成了學生關心的附加價值之一了。
  雙穀學園的學生會比附近學校的學生會任期要來得長。
  大部分的公立學校,在暑假前就會從二年級中選出新的會長和副會長,任職到明年夏天。但是,我們學校則是從今年秋天到明年秋天,除了會長和副會長以外的職務,也可以讓一年級參加競選。
  然後,擔任會計、會計監察和書記的學生,則在明年接任會長或副會長的職務。
  當然其他的學生會成員可以出來候補會長和副會長人選,但是學生會的傳統一直是上下傳承,參與投票的學生也覺得這樣比較省事。
  在學生會一待就是三年,乍看之下似乎會妨礙學業,但是學生會的成員幾乎都篤定推薦大學。
  不過,有不少以為進學生會就可以推薦入學的傢伙,不到三個月就後悔了。
  ”修改制服案在去年沒通過,今年怎麼辦呢、副會長?”
  ”這件事就交給下一任去做吧!反正我們的任期也快屆滿了。不過,你們要是想做的話,我們也可以配合。”
  回答穗高會長問題的是富士山副會長。
  從一年級秋天就開始加入學生會的兩人,在三年級與老師之間有山嶽拍檔之稱(因為名字的關係)。
  我和其他二年級的幾個人迎視著他們的目光顯得有點僵硬。
  ”你們幾個誰要出來候補會長人選?”
  穗高學長的問題讓二年級的成員面面相覷。
  ”喂、下禮拜就要開始登記候補了耶!”
  穗高學長說話的時候,他筷子上的煎蛋掉了下來。
  怕弄髒課本的富士山學長立刻接住後放進嘴裏。
  用眼神謝了富士山學長的穗高學長,目光又轉回二年級身上。
  ”你們客氣什麼?文化祭結束之後立刻要舉行接任儀式,與其選一些不懂會務的傢伙,還不如用自己人比較輕鬆,你們可不能推辭。”
  是……。看大家回應得有氣無力的樣子,似乎都不太起勁。
  坐在離我們比較遠的朝井回答也不見熱烈。
  目前擔任學生會”會計”職務的是我的同學朝井圭吾。
  去年跟我同班的他,如果我們想考的大學不變的話,可能明年也會編在同一班。
  嗯……朝井他不當候補會長嗎?
  他長得夠高大,每次看他站在講臺上都覺得很有架式。
  但是,不知道聽誰說過,今年二年級的學生會成員活動辦得不夠精采……。
  我一年級時的會長和現在的山嶽拍檔,都巧妙地利用學生會的名義,讓自己的名字在校內廣為流傳。但是,包括朝井在內,今年的二年級就沉寂很多。
  第二學期的主要活動是文化祭。
  然而,我們申請的商店和咖啡店都沒有獲得許可,社團方面也都是一些發表會和參觀招待,不像往年辦得那麼盛大。
  大家都說炒熱這次文化祭的氣氛是二年級的任務。
  而且,會長和副會長還得準備在文化祭休假之後一些關於退休儀式的要務,所以文化祭就去給二年級全權負責。
  穗高學長和富士山學長在任內最後一項活動,就是”校內改革研討會”;也就是在全校學生的注視下,學生會的成員得跟老師或家長會成員討論的會議。
  由於時間長達兩堂課,也就是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說是一年中最大的集會。
  去年的議題是”開放樓頂”。
  現在的樓頂四面都裝設了防止學生跳樓的三公尺高鐵絲網,所以准許學生在那裏出入。
  但是,去年呼聲最高的議題卻是”修改制服”。
  小沼還說是會長偷偷告訴他的,這個議題在給校方過目時就被取消了。
  當時他還激動地跟我抱怨都是因為大家沒有堅持才會這樣。
  ”校方大概是想我們學校就算日本出生人口降低,報考率也絲毫不受影響,所以不必以改制服這種雕蟲小技來塑造形象吧!”
  ”富士山,難道你知道報考率?”
  穗高學長邊收便當邊問。
  ”當然。池谷也知道吧?我問你國中部去年和前年的錄取率是多少?”
  忽然轉頭過來的當上山學長與我視線相交。
  ”……去年是九.二,我們那一年是十二.二。”
  這些學生幾乎都是從小學直升上來的。
  雖然我是從國中插班進來,但是因為這裏不太收插班生,所以競爭率就相對提高。
  ”哇、九跟十二喔?那大概有多少人入學啊?”
  ”去年是二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